当前位置:求书网 > 奸臣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最漫长的一夜

第四百四十二章 最漫长的一夜

作者:府天奸臣 本章字节数:14550 奸臣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寂静之中,偌大的京营已经是换了主人。【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只是,和保国公来晖满以为的倒霉结局不同,朱厚照斜睨了他一眼,却是什么话都没多说,直接吩咐他和苗逵把上上下下整饬好,又令武定侯郭良从旁协助,就把他们都轰了出去,连带齐济良和徐延彻都赶了出去营中巡查,又令事毕之后,苗逵和神英回去接管十二团营,只把徐勋留了下来。

    没了旁人,朱厚照就丢开了人前那气定神闲的样子了。一屁股坐下来之后,他就突然抬起头问道:“徐勋,你说朕是不是真的很不可靠,很不中用?”

    倘若不是早得了慧通的通风报信,徐勋哪里会想到朱厚照是yin差阳错在周七娘那里吃了一记闷棍,于是这才沉mi在西苑不归,可如今他既然是知道了,当然不会傻乎乎地奉承讨好,而是状似认真地思量了一阵,他便先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这下子换成朱厚照纳闷了,他一时黑着脸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又是点头又是摇头,和朕打哑谜么?你有什么话直说,朕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了,受得起!其实你不说朕也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才走了没几个月,京里就闹出了这么大事情来,朕堂堂天子还连夜从宫里溜出来,朕真是丢尽了父皇的脸!那些人何止是冲着刘瑾他们来的,他们是不喜欢朕什么事都爱自作主张,老是不按常理出牌,否则…他们干嘛要把苗逵调开,把神英软禁起来,把这京营十二团营都牢牢地看着,他们分明是要逼着朕杀了自己身边的人!”

    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懊悔…因而,没等徐勋说话,朱厚照就突然往后头重重一靠,仰着头呆呆看着屋顶,低声说道:“朕又不是故意不去便朝的,朕只是心里不痛快……贵为天子,这个不许那个不准…朕还不如徐延彻齐济良这些贵介子弟呢,更不要说连个喜欢的女人都没法娶回家来………………你知不知道,母后已经邀了太皇太后…就要给朕定下一后二妃了………………哼,说是最后让朕选,可三个里头不是这个就是那个有什么好看的,朕想着就烦心,偏偏七姐还在朕心里戳刀子…说朕沉mi玩乐不事政务,朕真是失望透了!”

    听朱厚照一口气倒豆子似的说了这么一堆话,又看见小皇帝仰天出神的样子,徐勋便挪了挪身下的椅子靠近了些,因笑道:“皇上知道臣刚刚为什么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点头的意思是说…皇上的xing子是太冲动了些,说是风就是雨,看在大臣眼里便是朝令夕改,看在女人眼里,便是风风火火不够可靠。至于摇头的意思,臣是想说皇上的心意是好的,想要继承先帝爷的夙愿,平定四海治理天下,这份决心是真的…从这一点来说便是最大的可靠。”

    他话音刚落,朱厚照就一下子坐直了身子,面上虽有几分欣喜,可也有些茫然。知道自己的话有效,徐勋就正sè道:“皇上是一国之君,觉得不自由,自然是因为高于一国之君的东西有不少,其中就有礼法,有规矩定例,其实朝堂上下的官员们何尝不要守这些?婚姻素来靠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别看臣顺遂,那也是运气好,而且悦儿可不是养父早就定下的?周姑娘对皇上说那些话,一来不知道您的身份,二来也是因为宫中传言,要扭转这些其实容易得很,只要时间足够就行,可是,您大婚在即,总不能一直瞒着她身份吧?”

    “这……”

    “所以,眼下最要紧的是,今天之事,皇上打算怎么办!”

    徐勋并不打算掺和皇帝的家务事,因而话点透到这地步,他须臾就是话锋一转。而朱厚照在起初的那一阵宣泄之后,情绪已经好转了许多,这会儿便托着下巴认认真真地思量了起来。好一会儿,他才斩钉截铁地说道:“这次的事情错不在刘瑾他们,错在朕自己,是朕一时想不开荒废了政务!如果内阁部院大臣们只是要朕赶走他们,朕还可以勉强答应把人暂时调去南京或是泰陵司香,回头再调回来,可他们一定要杀人而后快,那朕绝不会答应!”

    八虎之中,其他人也就罢了,徐勋对刘瑾一直有几分忌惮提防,可见小皇帝如此态度,他自然不会不知趣地说什么处置一个挑头的杀鸡儆猴,让大臣们消停下来。因而,他见朱厚照握拳使劲敲了敲扶手,他便若有所思地说道:“既如此,臣听说,明日一早还有百官伏阙上书陈情。皇上不如草拟一道诏书,宽宥他们八人,明日就将这道诏书发下去。”

    “嗯,你说的是。”朱厚照重重点了点头,随即就皱眉说道,“韩文他们上书虽说是彼此串联,可终究是朕错在先,刘瑾他们不曾规劝也有罪责,这些上书言事的朕暂且可以晾着他们。今晚上的事保国公朱晖,武定侯郭良有份,让他们在家里闲住!不过,内阁那边不但知情,而且这几方军营的勾当,必然是他们捣鬼……………徐勋,之前咱们说的将十二团营中挑选精锐设立左右官厅,另委总兵参将,这个总兵就给你做,别人朕不放心,上下军官尽你挑选!”

    “臣领旨!”

    这种时候不同寻常,徐勋当然不会推辞,直截了当地起身行礼领自打伏阙上书的消息传开之后,朱厚照匆匆离开,整整一个月都是热火朝天的西苑大校场不知不觉就安静了下来。几个西域僧人和力士固然是惶惶不可终日,生怕那些大臣们掀翻了刘瑾等人,又紧跟着来寻自己的麻烦,就连钱宁也是坐立不安。徐勋临走的时候把府军前卫都交给了自己,可他就只顾着跟在小皇帝鞍前马后地奉承…别的事情竟没顾得上留意。这下子要是刘瑾等人落马,紧跟着必然就是徐勋,再接下来他还跑得掉?

    因而,这一晚上他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奈何平素刘瑾等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会儿他想见却求见无门。他一个外臣,又不是徐勋,宫城重地是根本别想踏进一步,至于出宫,他倒是到西安门试过一次,可却被人客客气气挡了回来。

    因为这一遭,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成了笼中之鸟…飞又飞不得睡又睡不好。兜来转去老半天,直到外间传来一阵喧哗,他才立刻强迫自己定了定神…lu出了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

    “钱大人。”

    见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太监,至少自己从来没见过,可却穿着一身高位大才穿的大红袍子,走路姿态也有几分自矜的神气,钱宁眼皮子一跳,随即就站起身来…带着几分疑huo不安的声调问道:“正是我,敢问这位公公是……”

    “咱家御马监太监徐智。”来人微微颔首,见跟着自己进来幼军在钱宁的眼神下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屋子去,他便摆手谢绝了钱宁请自己坐下说话的好意,直截了当地说道,“今天咱家到这里来…奉的是太后的懿旨。刘瑾等人蛊huo上心罪在不赦,如今内阁部议都是论死钱大人乃是单枪匹马于乱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大好英杰,若是因为这些阉宦落得个没下场,那岂不是可惜了?太后说,如此时节,正该你戴罪立功!”

    钱宁面上镇定,可暗地里却是心惊肉跳。

    战场上搏前程的时候可以豁出去,但如今功成名就眼见着荣华富贵就在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遭简直就好似是天塌了。心情忽上忽下的他犹豫了好一阵子,这才低声问道:“徐公公还请明示,如何戴罪立功?”

    “很简单,明日一大早,你带着这五百亲卫看住宫城午门和东华门西华门玄武门,别让去了承乾宫的刘瑾三人跑了,而今夜,你需得连夜将尚在皇城的马永成等人拿下!”

    这两条听得钱宁眼皮子直跳。他又不是笨蛋,这两件事做了,彻彻底底和刘瑾等人决裂也就罢了,可问题是小皇帝会如何看他?虽说徐勋临走的时候不曾吩咐过他什么,说不定对这一遭也没有预备,可那些老大人最喜欢给人扣jiān佞的帽子,他和李荣那几个司礼监大又没有交情,手里更是一丝一毫的筹码都没有。倘若人家诓了他倒戈一击,到最后又犹如丢一双破鞋似的把他丢了出去,他还不是一样没有好下场!

    事到如今,横竖一个死还不如拼一拼!

    徐智见钱宁站在那儿脸sèyin晴不定,以为他还不能痛下决心,便沉下脸说道:“钱大人,太后给你的这是最后一个机会,若是你再不知道痛改前非,到时候……”

    “到时候怎么?到时候我也和刘公公他们一个下场?”钱宁突然倏地踏前一步,嘿然冷笑了一声,竟是一把揪起了徐智的领子,“你以为我钱宁是什么人?老子是敢只带着一群乌合之众出塞,老子是敢拉着一个人混进沙城,一举刺杀了鞑子两个头子的府军前卫指挥使钱宁,就连皇上亦不吝惜赞一声勇士!老子要是就被你这么吓倒,就白练了这一身武艺!来人,将这个狗东西拖下去!什么太后旨意,太后绝不会这时候在皇上心里捅刀子!”

    “说得好!”

    骤然听见这个声音,钱宁吓了一跳,手上忍不住一松,待看到外间突然闯了进来的,竟是一直都负责城外驻守的马桥,他才松了一口气。见跟着马桥进来的两个幼军扑上前来扭徐智的胳膊,他就忍不住问道:“老马,你怎么进来的?”

    “别提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幸亏我找对了人,现如今又主要是防着人出宫不防着人入宫,我还未必能进得来,你没看我还穿着这一身衣裳么?”

    徐智不料钱宁竟是和之前王岳和他商量时的判断不同,关键时刻非但不曾反戈一击,甚至还对他翻了脸,此刻见又进来一个和钱宁相熟的中年汉子,听口气竟是不知道怎么从宫外混进来的,他一时又惊又怒。

    “你们……你们是想造反不成…竟敢si入宫闱………………”

    话还没说完,马桥就一步窜上前去,给了徐智一个重重的巴掌,又顺手撕下了他的一片衣襟胡乱卷成一团往人嘴里狠狠一塞,这才一拍手道:“造反…要造反的是你们不是我们,这皇上还在,太后还在,你们就敢假传旨意坑méng拐骗,反了你们了!”

    愤愤不平地骂了这一声,他就看着钱宁说道:“你们之前在宫里大概也没留意,宫中进出了城里进出早就比平时戒严了…锦衣卫和西厂全都被人看了起来,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所以才事先一点风声都没传进来。”

    尽管早就猜到了这一条…钱宁还是倒吸一口凉气,等两个幼军把死命挣扎的徐智押了下去,他才一把抓住马桥沉声问道:“那如今咱们怎么办?”

    “扣着刚刚那个死太监,但别轻举妄动,明日见机行事,这要是皇上出面就罢了…若是那些老大人们一再相逼,还牵扯到咱们大人头上,那说不得只能和他们拼了,毕竟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大人没了咱们府军前卫多半也保不住!只要咱们站在皇上这一边,谅那些老大人们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调兵入宫…到时候还可以拼一拼!”

    “好,就照你说的办!都这个时候了,就看谁敢豁出去拼!”

    就在这时候,外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钱大人,马大人,刘公公来了!”

    宫城东北角的文渊阁,这一夜也是灯火通明。尽管李荣陈宽王岳去过一趟承乾宫向朱厚照禀报,但三人离了那儿又全都回到了这里。相较从前的内阁阁臣见皇帝一面不可得,见司礼监太监一面也同样不可得…这些天司礼监大和内阁阁老们频频接触,算得上是宣德以后少有的盛况了。然而,当陈宽婉转提出,还是不要逼迫皇帝过甚,不如发刘瑾等人南京新房闲住时,首辅刘健却义无反顾地拍了桌子。

    “好容易才造出了这样的声势,好容易才让皇上明白群臣心中所思所想,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们异日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断然不可行!先帝驾崩前,执我等老臣之手,将皇上和朝政大事托付给咱们,如今先帝才刚入土,泰陵之土尚未干,这些jiān佞幸臣就把持御前,我等他日还有什么面目去见先帝于地下?”

    刘健这个首辅都这样说,素来言辞ji烈的谢迁也斩钉截铁地说道:“若不是为了防备这些个佞幸狗急跳墙,我等何必在京营和十二团营做这样的预备!发南京新房闲住……不说别人,当年萧公公曾经到裕陵司香,结果是怎么回来的!到了这份上,万万不能fu人之仁!就是皇上,不过是当这些人是阿猫阿狗一样的玩物,况且朝政为重si情为轻!”

    事情到了这份上,李荣斜睨了陈宽一眼,心里虽也嘀咕他fu人之仁,却没有开口说话。事实上。他这个司礼监掌印太监虽是自始至终都在暗暗推进此事,可一直都是多听少说毫不表态,为的就是担心朱厚照还年轻,异日指不定会清算此事。然而,王岳就没李荣这么滑溜了,此时此刻,他丝毫没辜负王炮仗的名声,不假思索地附和了刘健和谢迁。

    “元辅和谢阁老说得极是,除恶务尽,哪有在这种时候网开一面的道理?”

    李东阳见刘健和谢迁全都看向了自己,斟酌片刻正要开口,外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元辅,李阁老谢阁老,陕西甘肃延绥三边总制杨大人送来急信!”

    此前延绥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战,朝中上下对杨一清的评价极高,然而杨一清和刘大夏交情不错,此前刘大夏曾经举荐了他很多回,而且能上任三边总制,却也出自于徐勋对小皇帝的si荐,因而,刘健也好谢迁也罢,对杨一清总有些不那么感冒。听见这话,刘健便以目示意李东阳,见李东阳会意地出了门去,他便沉声说道:“总而言之,明日户部韩尚书再次引领百官伏阙,这便是一锤定音的机会!”

    李东阳出了刘健的直房,到外头见常跟自己的一个文书官正站在那儿等候,他立刻快步上前。然而…还不等他问杨一清究竟有什么急信来,那文书官却四下里看了一眼,旋即将一封信敏捷地塞到了李东阳手中,随即才送上了一份奏折。

    “李阁老,实在事出突然…吏部焦部堂托人十万火急捎信进来,卑职正好看见杨总宪有奏折到了,不得不出此下策。”

    听到这话,李东阳不禁愕然,他想了想,也不回屋,就在外头那盏灯笼下头打开了焦芳的信…眯着眼睛看清了那潦草的两行字迹,他一下子就愣住了。尽管他在外人面前素来喜怒不形于sè,这会儿也只是面lu沉思…但心中着实却已经剧烈翻腾了起来。

    徐勋回来了?这怎么可能!南京那边一直禀报说其人正在清查钞关之事,还刚刚拿下了上新河关的监税太监,又离开了南京前往杭州……就算他真的悄悄潜了回来,东厂还在通州码头和陆路官道以及京城九门严防死守,怎么可能没得到一丁点风声?还有,徐勋倘若回来却没lu面…这会儿正在干什么?

    李东阳突然想到了一个极大的可能xing,一时间把那信笺揉成了一团,随即侧头对那文书官微微颔首便转身进了屋子。随手将杨一清的奏折搁在桌子上,见果然并没有人在意这个他一面听两边人商议明日天亮之后的各种措置,心里却飞速计算起了外头的局势。

    怕就怕徐勋是去京营和十二团营捣鼓什么名堂!不过…保国公和武定侯都在那儿,一个徐勋,论理是决计翻不了如今的定局,还是不要说出来乱人心的好,这半夜三更的,再做什么也来不及了!

    弘治十八年这一科翰林庶吉士除却家在京城的,多半都是安排在玉河北桥的南薰坊一座大宅子里,一来离翰林院近,二来这是当年工部营造给历科庶吉士们住的老房子了…格局等等都是现成的。虽说这一日并非休沐,可朝中大事纷扰,众人也多半按照籍贯或是交情三三两两地悄悄商议,大晚上竟是没一个睡下的。而西边一处屋子里,一位访客却是深夜造访,这会儿正和主人秉烛夜谈。

    “伯虎兄,真的要这么做?”

    “当然是真的,否则我这大热天从江南赶回来干嘛?”唐寅见徐祯卿仍是犹豫,他便正sè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徐大人这个人,明日伏阙,你千万规劝你那些相识的人不要去凑热闹。要凑这个热闹,还不如关切更要紧的大事。咱们都是从江南出来的人,南京吏部尚书林大人和南京刑部尚书张大人是什么人,你应该清楚得很,难道不该举荐他们?”

    “举荐这两位没有问题,只是明日伏阙……………只怕我就是肯规劝,也没人肯听。”徐祯卿叹息一声,眼睛往窗外瞥了一眼,“这么多庶吉士,只怕有一半的人都想跟着去,毕竟韩尚书耿介正直之名满京城皆知,谁都愿附骥尾………………话说回来,是徐大人让伯虎兄你来的?”

    “他哪里顾得上我,是我闲得发慌,又后悔不该冒冒失失跟了上京,又暗想别让人和我一样,一头冒冒失失扎进了当年那种是非漩涡里。”唐寅一摊手,随即认认真真地看着徐祯卿道,“我知道你如今在京城士林有些名望………………这样,你也不要说什么规劝伏阙的事,只拉上一批人举荐那两位就是了。举荐赫赫有名的南都四君子之二,这事和弹劾jiān佞同样重要,再说了,马刘二尚书先后致仕,朝中已经一片哗然了,这时候正该用几个正人君子!加入伏阙,到时候成功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但举荐正人,哪怕伏阙不成,大家也是雪中送炭!”

    等到徐祯卿送了唐寅出来,不合对面屋子的门同时打开了,却是湛若水也送了一位客人出来,更巧的是,北面屋子却几乎同时有人出了门,竟是严嵩一面打着呵欠一面走出门槛。三拨人同时撞上,严嵩一愣之下便笑说了一声真巧,拱了拱手道是打算去对面小店里买些夜宵,就这么径直走了,只余剩下两对人面对面。

    此前徐勋封爵的时候,王守仁湛若水和徐祯卿都曾经去过徐府道贺,而唐寅和徐经却有意避开了,唐寅自是笃定没人认识自己。然而,他气定神闲地和徐祯卿道别之际,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尊驾可是姑苏唐解元?”

    徐祯卿见发话的是湛若水,而一旁的王守仁闻言吃了一惊,也是目光炯炯地盯着唐寅的背影,他不禁暗觉棘手。他正要替唐寅遮掩一番,却不想唐寅愕然转头之后,便用征询的目光看着自己,竟没有回避的意思,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对其引见了两人。彼此厮见之后,让他更是完全没想到的是,唐寅竟自来熟地对湛若水和王守仁说起了话。

    “不想竟能遇到了湛兄和王主事,真是意外之喜。今天我来找小徐,原是想拜托他在士林之中广邀同人举荐君子。听闻湛兄曾经受南京国子监章大司成之邀,在南监呆过一阵子,想来应该深悉南都的**二位大人。如今刑部兵部都察院全都缺了正堂,合该举荐彼等,以正朝堂风气!”

    ps:继续二合一,六百字零头附赠,求月票^

    四件事相关xing太大,懒得分了了……!。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iushuzw.com/txt96/

手机阅读:https://m.qiushuzw.com/9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四百四十二章 最漫长的一夜)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