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求书网 > 奸臣 > 第五百八十章 施恩不图报,岂非滥好人?

第五百八十章 施恩不图报,岂非滥好人?

作者:府天奸臣 本章字节数:13998 奸臣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第五百八十章施恩不图报,岂非滥好人?

    当那块坚硬的石桌台面在白瑛的手底下化成了一堆碎块的时候,哪怕是如同杨虎这样亲近的人,也忍不住心生寒意。【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他倒是有些糊涂,哪怕自己怂恿的那一些响马盗最终在大刀冯的手下大败亏输,可白瑛素来是从不冲动的人,怎会突然之间如此失态。

    “先生……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又不是我们的嫡系,死了就死了……”

    “他们这些人死不足惜,可你知不知道,今天京城发生了什么事?”

    杨虎有些莫名其妙地皱了皱眉,可想到今天自己进城时,正看到大批人被人驱赶出了崇文门,他便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在崇文门交税入城的时候,曾经看见官兵在驱赶人,莫非先生是为了这个发火?这是朝廷的事,和咱们有什么相干?”

    “不相干?那些都是自宫之后想进宫的阉人,其中不少都是等了十年八年却依旧希望都没有的,当然,也有最近这些时日看到宫中那些大气焰高涨,于是这才纷纷自宫求进的人。可既然进不去宫,形容体貌和常人又有区别,干别的自然没人要,再加上不少都是街头无赖闲汉,这便相当于是京师之中的一个火药桶,用得好转瞬间就能激起大变。我好容易在其中下了一年功夫,甚至连教众献上来的根基钱都投进去了不少,到时候就要派大用场,可谁知道就这么顷刻之间,被那徐勋一句话就给搅和没了!”

    此话一出,杨虎顿时明白了,可他根本不相信那些下头没了卵蛋的阉人能有什么能耐,只是看在白瑛的面子上叹了一口气说:“可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先生就别想那么多了。倒是咱们畿南这条线上,您得出个主意,接下来该怎么办?大刀冯大势已成,我和他又隔着老远,总不成真的带人跑到易州穷独山去找他的茬。”

    “怎么办……会盟!”白瑛口中吐出了两个斩钉截铁的字,见杨虎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他就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多年没露面,外头甚至有传言说我死了,如今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看看畿南一带都有些什么英雄。不止畿南,山东一带你也去联络联络,那里本是我教的根本之地,虽是朝廷防范了多年,可也有些人物,虽说这些年从来不朝贡,但毕竟仍是我教所辖。趁着小王子屡次犯边,朝廷忙不过来,还有那些内斗不断的空子,暗地里把这档子事做好了,然后我们找机会起事!”

    杨虎自打被白瑛救过性命之后,就一直对白瑛言听计从,这么多年方才成为畿南一虎。此时此刻,白瑛第一次把起事两个字给说了出来,他只觉得心情异常激荡,霍然站起身就一字一句地说道:“先生放心,这件事我一定豁出去做好。那大刀冯要是敢来,咱们新帐老账一块算,他要是不敢来,嘿,到时候会盟一成,他就是众矢之的!”

    白瑛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当然,无利不起早,若是没有什么真正的甜头,想必他们也未必会动心。你就这么说,圣教的白圣主,邀大家一块做一桩大买卖!记住,选一个厂卫鞭长莫及的地方,最好在水上,如此一来,朝廷鹰犬就不好对付咱们。还有,你可记得之前,平北伯徐勋曾经遇刺?”

    “先生的意思是……”

    “刺杀朝廷命官,素来是咱们民间草莽的大忌,而且成功的希望极小。可现如今两虎相争,也许可以钻一钻空子。你给我在你那儿挑几个最是痛恨朝廷的死士,我暗中训上三五个月,到时候放他们出去行刺。哪怕不成,也要让朝中乱成一锅粥。那小子毕竟年轻,第一次可以硬生生忍下来,可要是一而再再而三遇到这种事,他必和那刘瑾势不两立,到时候朝政大乱,咱们就可以钻空子了!”

    作为始作俑者,当这一天徐勋从西山回城,看见厂卫和五城兵马司用棍棒将好些衣衫褴褛的人赶出宣武门时,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但随即便转过头去一马当先疾驰入城。顺这宣武门大街放慢马速一路疾驰过了西四牌楼,他方才勒马停了一停。傍晚的夜色之中,正被枷号在那儿的汉子半死不活地站在那儿,身后是两个身强力壮的差役,而几个小孩儿正在捏着雪球,亦或是从地上找石块砸过去,面对这番情景,他伫立片刻便复又前行。

    直到了兴安伯府西角门口停下,他方才把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一幕全都抛在了脑后。迎上前来的金六帮他牵了缰绳,随即就点头哈腰地说道:“少爷,林大人和二位张大人都已经来了,正在外书房等着,这会儿是唐先生在那儿陪着。”

    得知有唐寅陪着,徐勋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些顶尖的大佬,原本该是老爹亲自陪着最妥当,可徐良那性子是豪爽不羁,让他和武将在一块不要紧,碰上文官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所以,有唐寅这么个当年的解元就显得尤为重要了。等到了院门处下了马,他一路走一路解着大氅,等到进了屋子,就将这厚厚的姑绒大氅脱了下来一股脑儿丢给了一旁的金弘,随即接过阿宝递来的热毛巾擦了擦脸,这才大步进了里间。

    “三位大忙人,今日怎么有空到我这儿来?”

    林瀚张敷华和张彩如今位高权重,小事多数是让人带信,并不轻易登门,就连张彩也是好些天不曾到兴安伯府来了。只是,这关系却不因见面少而疏远,此刻见徐勋一身风尘仆仆连衣裳都没换的样子,林瀚就笑道:“我们忙,你就不忙?今天清理那些自宫之人,你这件事做得大快人心,上上下下不少人都对这措置赞不绝口。尤其是那个父阉其子,只为谋取富贵的家伙,游街示众永远枷号,足可为不少人之戒。”

    “听到了吧?亨大都不知道在我耳朵边唠叨多少回了,就是说你这回雷霆万钧,让京2000城少了一个毒瘤。就为了这个,原本我想拖几日再说的,他今天硬是拉了我,还有张西麓一块登门。”张敷华对张彩微微颔首,随即就看着徐勋说道,“之前你说的人事,我们都已经陆陆续续整理出来了。如今京城多事,所以亨大和我商量之后,我们的意思是,若有州县之才的,先放出去做地方官,免得在京城这地方一句话说错,革职回乡永不叙用,那就难以挽回了。西麓此前一直在吏部文选司,这名单他也有斟酌。”

    徐勋若有所思地接过这份名单,放眼看去都是些根本不认识的人,还有些自己熟悉不熟悉的州县府城,因而略扫一眼就放下了手,因笑道:“这东西给我看了也白搭,三位费心商量出来的事情,料想一定没错。就这么办吧,京城里争一时高低没意思,若是能让天下多几个大治的州县,少一些为了糊口或为了荣华富贵对自己亲生儿子下狠手的人,那才是真正的功德无量。”

    “就知道这事你会当甩手掌柜。”

    林瀚之所以一大把年纪,宁可污了名声也要上京掌管吏部,正是因为觉得徐勋可信。此时见他丝毫没有干预的意思,他便收下那份名单,随手放在了一边,接着又开口说道:“其实我今天和公实兄一起来,还特意叫上了西麓,是为了另外一件在眼前的事。昨天刘瑾叫人去户部清点旧档,顾佐虽百般推搪,可还是扛不住,只能不得不任由那些宫中的盘账好手清点。我和公实商量之后觉得,他是不是想追查韩文是否留下了什么旧亏空?”

    “韩尚书掌管户部并没有几年,就算有亏空,也不是他的旧亏空。”张彩接上了话茬之后,就恳切地说道,“刘公公如此做,想来应该是想看看,朝中有多少人在反对他,说不定就是要逼王阁老站出来。须知对于王阁老入阁一事,刘公公一直不太满意。”

    “我知道了,回头我去试探试探他的意思。”徐勋沉吟片刻就有了主意,当即点点头道,“要他真打算如此,我少不得再让人附赠他三五个贪官,让他暂时忙一忙,把那些盘账的好手都抽到该去忙的地方去。实在不行我手里还有一件事情,他怎么也得卖我一个面子。”

    徐勋不说究竟是什么事能让刘瑾松口,林瀚和张敷华自然不会贸贸然发问,但心里却都清楚,要不是有这么个事事能够挡在前头,兼且剑走偏锋招招致命的顶梁柱在,他们就算人在吏部在都察院,也做不了什么事如此一桩让他们义愤填膺却束手无策的事情,徐勋须臾便接了过去,而且根本没有讨价还价!

    “如今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张敷华瞅了一眼年富力强的张彩,感慨着说了这么一句,旋即就若有所思地说道,“对了,听说户部中人因为司礼监派人查账,曾经有人去找过李梦阳,他却没有答应领衔上书,为此户部几个主事颇有微词。”

    徐勋看了一眼唐寅,旋即问道:“伯虎,你上次去给伯安捎话的时候,李梦阳也在场吧?”见唐寅点了点头,他方才一摊手说道,“螳臂挡车,智者不为,有了王伯安的前车之鉴在,他要是还那么冲动,那也就枉在官场沉浮了这么几年。只不过,既然说户部有人对他颇有微词,他这处境大约不妙。要知道,他从前慷慨激昂出尽了风头,如今却是当了缩头乌龟,旧日恩怨一块发作起来,怕是他为韩文起草奏折的事情也捂不住。”

    他这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了阿宝的声音:“少爷,外头翰林庶吉士徐大人带着一个人求见,说是有十万火急的要紧事求见大人!”

    徐祯卿?带着人求见?

    别说徐勋,就连唐寅也觉得有些糊涂。姑苏四大才子中,他和文征明祝枝山的年岁都差不多,可徐祯卿就小得多了,从小就没有兄弟的他当年将其提携起来,实则是将其当成半个弟弟。徐祯卿的性子素来是颇为冷傲,并没有太多朋友,如今固然和不少人诗文往来唱和,又参加诗社文会,可要说什么深交却也未必,这大晚上的,他会带着谁来求见?

    “请人过来吧。”

    徐勋想了想就吩咐了一声。坐着和众人又说了一会朝中的闲事闲话,不多时,他就听到外头传来了阿宝的声音。下一刻,门帘高高打起,先后进来的两个人。前头是其貌不扬的徐祯卿,后头却是一个三十出头容貌俊秀的青年。他看着人还有些疑惑,后头张彩却出声说道:“咦,是康对山?你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来见大人?”

    “原来是弘治十五年的状元郎。”

    张彩这么一叫,徐勋立时明白了此人是谁。如今京城诗文名声最卓著的年轻人有七个,李梦阳徐祯卿全都在其列,此外还有康海这个状元。此时此刻,见康海弯腰行礼,他含笑站起身答礼,因屋子里平日来客并不多,此时椅子却不够了,他随即又吩咐阿宝去外间搬两张椅子过来。而康海竟不等坐下,随即就深深吸了一口气又躬身行了个大揖。

    “平北伯,李空同今日被内厂中人拿去了,请您千万伸援手救他一救!官职丢了就丢了,可万望一定保全他的性命!”

    这说曹操,居然曹操就出事了?

    徐勋一下子眉头紧锁,随即就伸出手来扶了康海起身,见阿宝已经搬了一把椅子来,他伸手示意其坐了,这才看着徐祯卿道:“到底怎么回事,昌谷你先解说解说。”

    “空同兄这些天一直没什么精神,诗社文会都不参加,因此对山来找我说是去看看他,我就答应了。结果谁知道一到李家,就看见门口围了好些军士,紧跟着空同兄就被人押上了车,后来门上还贴了封条。我们那时候见情形不对就躲了一躲,后来才现身问左邻右舍,方知是内厂奉命行事,说他在户部期间账面亏空不少,所以拿问下狱。”

    刚刚林瀚和张敷华担心会用在韩文身上的借口,这会儿却用在了李梦阳身上,一时之间,众人顿时面面相觑。好一会儿,唐寅却第一个开口说道:“我记得元辅就是李空同的座师,出了这样大的事,状元公怎不去找元辅设法?虽说大人乃是天子信臣,但他和李空同并无深厚交往,贸贸然出面,兴许反而会让刘公公更疑神疑鬼。”

    唐寅这话虽说得有些直接,但林瀚和张敷华也觉得有理。毕竟,这样的大事,自然应该先找李梦阳的座师,更何况李东阳如今还是内阁首辅。然而,此话一出,康海的脸上就露出了尴尬的表情。而张彩知道唐寅进京时间不长,林瀚和张敷华更是此前长年在南京,就连徐勋也不知道文官之间那些错综复杂利益纠葛的关系,他便轻轻咳嗽了一声。

    “元辅和对山之间有些误会,他登门不太方便。”含含糊糊解释了一句之后,他就有意笑道,“回头让林尚书给元辅带个信就是了。毕竟曾经是得意门生,元辅总不会见死不救的。”

    康海见徐勋沉吟不语,林瀚和张敷华都正在踌躇,再加上张彩这话分明是意有所指,他想到这些天来的闲言碎语,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这事情去求元辅,只怕元辅是根本不会管的。都是空同那性子,他那次酒醉之后在人说,刘谢二阁老致仕而去,单单留下了元辅,便是因为元辅恋栈权位。他还说那次韩尚书上书,本是内阁诸老的授意,可最后却是韩尚书背了个黑锅……总而言之,空同说了不少对元辅不敬的话,周围有不少人听去了,再加上元辅对我素来颇为不喜,我怎敢为此事登李家门?”

    话说到这份上,他也不怕自曝其丑,又沉声说道:“元辅乃是文坛宿老,为文者皆出其门。但使李家有诗文传出,必有无数人仿效,只是空同性子高洁,一意复古,所以和我,还有昌谷几人一块诗文唱和,文会诗社都是求的古风古意,并不仿效元辅的诗文。再加上家母墓志铭,我求的是空同所书,并未去拜求元辅。”

    “怪不得,我就说元辅素来为人宽厚,怎会对人说你的文章是子字股。”

    张彩跟着马文升多年,对秉政的大佬都没什么好感,此时便哂然轻笑了一声。这时候,林瀚张敷华自然都明白了过来,两人皱眉之余,却也知道就算康海拉下脸为这事情去求李东阳,李东阳也顶多回一个难办。毕竟,徐勋当初为其母求他们写墓志铭和祭文,他们虽不是阁老,可毕竟资历人望放在那儿,更要紧的是徐勋位高权重也不用看人脸色。可要是放在别的士大夫身上,这就有藐视元老之嫌了,李梦阳才几岁,才几品官,就够格写墓志铭了?

    康海和张彩素来是半点交情都没有,此刻听他语带讥诮,他几乎想拂?000涠?ァ?梢幌氲阶约焊崭栈亓艘惶思抑校?11秩词且环萘蹊?奶?樱?胨?狭跫易隹停?旁谝豢榈幕褂欣蠲窝粢徽哦陨骄任业淖痔酰??湓谛祆跚涿媲懊煌嘎墩庖徊纾?允侨滩蛔∷浪肋?袅巳?贰?br/>

    就算刘瑾这些日子也提拔了不少陕西人,就算他是刘瑾的同乡,可相比之下,徐勋素来有仗义的名声,刘瑾却是阉人,他若为此折腰去求刘瑾,那简直更难以忍受!可要是徐勋真的不管,他也顾不得那许多了,怎么也得拿着同乡的情分去求一求刘瑾!

    “西麓,那是状元郎和元辅的私怨,你少说两句。”

    徐勋见张彩闭口不言语,他沉吟良久,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李空同虽说和我没什么交情,但他和王伯安相交莫逆,论理这事情我不能不管。不过我也不能打什么包票,他代韩尚书起草折子的事情既然泄露了出去,刘公公必然震怒,我也没什么把握。只不过,不是我挟恩望报,如今我正在用人之际,状元郎若肯助我一臂之力,那这事情我一定会尽力而为。”

    施恩不图报,岂非滥好人?

    这话徐勋说得直截了当,纵使林瀚和张敷华也为之一呆,更不用说康海了。而唐寅见徐祯卿要开口说话,当即伸手按住了他,又摇了摇头。这时候,张彩便适时开口说道:“对山贤弟,你既是和元辅不是一路,身为陕西人,又不肯去求刘公公这个同乡,既如此,投了大人门下难道还辱没了你?如今朝堂的局势,难道你还认不清楚么?”

    康海被张彩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抬头看了一眼林瀚,又看了一眼张敷华,倘若不是他今夜来得突然,几乎就要以为是徐勋知道他来此,事先请来了这两位声名卓著的谦谦君子。倘若林张二人不在,他兴许还会继续犹豫不决,可既是林张二人摆明了车马是徐府的座上嘉宾,顷刻之间,他就做出了决定。

    “平北伯既是看重我这点微末之才,那我敢不效命?”

    “哈哈哈哈!”见人再次起身一躬到地,徐勋当即笑着把人双手扶了起来,根本没在意林瀚和张敷华一面摇头一面对他指指点点的表情。待到重新按了康海坐下,他便轻咳一声道,“对山,我也不瞒你说,起头林尚书和张都宪张佥宪提到刘公公命司礼监中人到户部查账的事,本以为冲着已经去任的韩尚书,让我到时候务必设设法,谁知道第一个中箭的是李空同。内厂那边我先打个招呼,至少让李空同在其中不用吃苦头,至于化解此事,却还得费些时间。”

    康海愕然看向林瀚和张敷华张彩,见三人都是微微点头,他便知道这必然不是虚言,心里稍稍放松之余,却也是感念得很。而这时候,徐勋往后头靠了靠,这才又开口说道:“刚刚林尚书他们还提到过要选授一批性子太直的京官出外,倘若可以,李空同还是出京任职吧。他那张嘴得罪了太多人,还是出去的好,而且最好去得远些。”

    今日前来,有先头卫辉知府那酷烈结局的前车之鉴在,康海所求只是保住李梦阳性命,因而徐勋竟然说还能保住李梦阳的官身,别说外官,就算一贬三千里也是意外之喜。然而,他正喜出望外答应了下来,一旁张彩就开口说道:“李梦阳那人孤高得很,对山贤弟记得来日他出来的时候,不要说是自己到这里来求了人。”

    见就连徐祯卿也是一脸赞同的表情,康海不禁苦笑道:“空同也不是那样不通情理的人……那时候王伯安得平北伯之助免了廷杖被贬贵州,他还说到底是平北伯仗义,从前看错了人,如今若是出了狱,必然不会还是从前的孤傲性情。”

    ……

    第五百八十章施恩不图报,岂非滥好人?

    第五百八十章施恩不图报,岂非滥好人?,到网址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iushuzw.com/txt96/

手机阅读:https://m.qiushuzw.com/9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五百八十章 施恩不图报,岂非滥好人?)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