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求书网 > 奸臣 > 第五百九十章 十面埋伏,美人胆

第五百九十章 十面埋伏,美人胆

作者:府天奸臣 本章字节数:14056 奸臣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第五百九十章十面埋伏,美人胆

    随着说话声,帘子一动,竟是朱厚照笑嘻嘻地进了包厢来。【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只见他身上披着猩红sè姑绒大氅,里头是一件酱紫sè大袄,下头着一双鹿皮靴子,头上却光着脑袋,没有戴头冠帽子,乍一看便是个寻常未及冠的贵介少年。他大喇喇地闯了进来,见面前三人全都是目瞪口呆的样子,他便越发洋洋得意了起来。

    “怎么,徐勋,你没想到朕能找到这儿?嘿,只能你算计朕,就不许朕算计你?朕一声令下,厂卫满城一跑,还能不知道你在哪?”说完这话,朱厚照见徐勋眼睛瞪得老大,他这才笑嘻嘻反客为主地自斟自饮了一杯,旋即放下酒杯说道,“不和你们开玩笑了,是谷大用正好要赴你的约,结果被朕一揪,当然说了实话。”

    这时候,谷大用方才从外头进来。因为这是龙蛇hun杂之地,他特意在下颌贴了一丛胡子,搭配着那féi胖滚圆的身材倒也是相得益彰。他苦笑着冲徐勋拱了拱手,这才干咳一声道:“皇上都问了,我这也是没法子方才吐lu出来的。至于平北伯你留在外头的护卫,一个个都认识皇上,皇上既然要进来,也就曹谦那小子胆大些咳嗽了一声,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

    这时候,徐勋方才慌忙站起身来,暗想幸好他原是不想大材小用把曹谦当成护卫,可架不住那小子说什么应为该当,今天也就带了曹谦出来,否则万一提到什么要命的话题时给朱厚照听到,那岂不是太倒霉了?

    而张彩也连忙拉着唐寅要下拜行礼,朱厚照却随便一摆手阻止了他们的行动,指了指空下的位子吩咐三个人坐下,又努嘴示意谷大用也坐了,他这才问道:“好了,今儿个这里没有皇上,你们统统都叫我朱公子!好了,还是刚刚那个问题,你们刚刚说谁不公?”

    见朱厚照对不公这两个字如此敏感,徐勋情知这是小皇帝最恨的一条,当即笑着把唐寅的请求和自己的建议说了。果然,下一刻,他就只见朱厚照眼睛大亮,若有所思地mo着微茸的下巴,突然开口说道:“我一直就在想,当初徐勋你借着唐寅那一出戏,硬生生把舆论扭转了过来,促成了你和沈姐姐的好事,足可见这是一招最好的妙手。用真人真事来排戏,若是把握好了,就算写史的是那些文人,可在民间的影响却非同小可。这两出戏要写,不但要写,而且要写好写轰动!”

    听到这里,徐勋少不得对唐寅笑道:“伯虎听到了没有,这回可是金口yu言!写这种涉及朝纲大事的戏,一个不好不但要被御史弹劾,被厂卫侦缉,如今你却后顾无忧了!曲艺杂剧大家多得是,可他们却没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要想一出戏红遍大江南北,也是要看机缘的,可只要皇上肯捧人,谁能盖得过你去?”

    唐寅知道自己那一出戏不同于徐勋的《金陵梦》,毕竟赵钦的案子是已经定了的铁案,而弘治十二年那场科举弊案却一直含含糊糊,纵使他和徐经平反,与此有涉的人也大多数死的死,致仕的致仕,可终究用这样的方式翻出来,会引起轩然**o。而王越就更不用说了,朝中讨厌这个特立独行却战功赫赫,而又和权阉过往甚密的人,远远多于钦佩其功绩的人。

    这不啻是一场另一条战线上的战争!

    朱厚照却没想得这么深远,此刻听了徐勋的话,他笑呵呵把酒盏一放,就重重点了点头道:“徐勋说得对,你尽管放胆放手去做,万事有朕给你撑腰!刚刚徐勋还说了那个康……康海对吧,一个状元加你一个解元,此外还有那几个京城赫赫有名的才子,这阵容够强大了!”

    小皇帝这话,可谓是和徐勋说到一块去了。圣堂尽管最为偏ji的李梦阳已经被贬去了山西,但七子既然能在李东阳的茶陵诗派之外另立mén户,不但文学上头打出复古的旗帜,在政治上头,又怎会没有自己的野心?既如此,把当初那些老大人的不公一桩桩展示于人前,这也是打出己派的政治旗号,为己派吸收新鲜血液的最好手段!

    见唐寅连声答应,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泼墨挥毫,徐勋闻弦歌知雅意,便笑着说道:“看来今天伯虎你这心思也不可能在这儿的歌舞上头了。这样,你去见见康对山和徐昌谷,和他们商量商量,改日和其他几个人再聚一聚,尽快起头吧!”

    朱厚照自顾自地拿了一块点心暂且填了填肚子,见唐寅果真是行礼后匆匆走了,他就饶有兴致地看着张彩说道:“张彩,听说今天这地方是你定的?这本司胡同我也来过几回,就连大名鼎鼎的几家院子也都进去逛过,大多是**luo的声sè犬马,喧闹得让人头疼。这儿的歌舞虽说也声音大,但刚刚一路观来,倒是有些格调。”

    刚刚小皇帝兴致勃勃地说戏,张彩自然就闭口不言,此刻朱厚照既然问他,他便笑yinyin地说道:“那是当然,这本司胡同这么多楼阁,只有这一座是伯虎给她们写过不少词曲。伯虎当年革除功名回乡,一度流连苏州各处青楼楚馆,写这些词曲是最擅长的。yàn而不俗,娇而不媚,自然不同于其他庸俗的词曲。”

    “原来如此!”朱厚照恍然大悟,紧跟着却嘿然笑道,“你既然知道得这么清楚,那想来是这些地方的常客了?上次丘聚还提到,你家里妾婢甚多,我看你面sè红润身体硬朗,倒真的是看不出来。”

    这要是换一个人被皇帝问到自己的si事,不但尴尬难免,恐怕还得去思量这般传闻会给自己的仕途带来什么影响。然而,张彩做事jing干一丝不苟,在这种小节上却非但不在乎,反而毫不避讳地说道:“臣从年轻的时候就有这重sè的máo病,几十年下来,已经没奢望能改掉了。幸好臣妻大度能容,臣方才能有这样的yàn福。如今家里除了老妻之外,妾婢之流不下十人,臣家境殷实,偶尔还有些润笔之资,如今又攀上了平北伯这位慷慨大方的东主,堪堪能应付得过去。”

    听张彩竟然把徐勋称作是东主,朱厚照在最初的愕然过后,自是乐不可支。而一直在悄悄填肚子的谷大用直到这时候,方才憨厚地笑道:“这话没错,要不是平北伯慷慨大方,我到现在也是穷光蛋一个。毕竟,当初西厂可不像如今,重开的时候简直人人喊打。”

    朱厚照这才斜睨了一眼自顾自喝酒吃菜的徐勋,没好气地说道:“得了,别在我面前说他的好话,他这人仗义的时候还好,可碰着不仗义的时候,简直能把人噎死!徐勋,别给朕装糊涂,今儿个你这事情做得太不地道了,朕罚你三碗,你喝不喝?”

    说是今晚没有皇上,只有朱公子,可如今朱厚照又lu出了朕字,徐勋哪里还能找什么搪塞的话,只能苦笑着举手说道:“皇上有命,臣怎敢不从?”

    “那好!谷大用,你下去到厨房里找一找,要最大的海碗,今晚上要是不灌醉了这家伙,我就……我就不姓朱!”

    就在朱厚照恨得牙痒痒的,对谷大用吩咐了这么一句时,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紧跟着就是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圣堂片刻静寂过后,张彩便一拍巴掌道:“是了,我今天订了这儿,就是因为如今小楼明月已经被赎了出去,今天是yu堂chun首演献艺!”

    这yu堂chun三个字一出,徐勋只觉得颇为熟悉,微微一愣后,见朱厚照立时大声吩咐打起帘子,他少不得随着这位兴致勃勃的小皇帝一块站起身来。张彩订的这包厢正在三楼正中,居高临下正对舞台,眼见一位一身烈火似大红衣衫抱着琵琶的少nv被一个中年fu人引了出来。他微微眯了眯眼睛,随即就听得身边的张彩嘟囔了一句。

    “这大红衣裳可是违制的,她妈妈一秤金好大胆!”

    “诸位老爷公子,小fu人有礼了!”一秤金虽说年纪已经很不小,但风尘里头打滚多年,眉眼含笑之间,却也有一种成熟的风韵。深深道了一个万福之后,她便笑道,“旧日我那闺nv小楼明月多承诸位捧场,如今已经是功德圆满入了良家shi奉官人,所以如今我便领了这另一位nv儿yu堂chun来与诸位认个脸。yu堂chun,给诸位老爷公子行个礼吧!”

    徐勋端详着那少nv,见其脸上虽是妆容jing致,但和尚芬芬的长袖善舞不同,那双眸子却似和她身上的衣裳一样,顾盼之间看似极冷,可偏偏流lu出如火一般的ji情。然而,相比能说会道的一秤金,yu堂chun却只是深深屈膝道了个万福,随即便再也不做声了。

    这群芳阁中却比其他楼子收敛些,本身不养那些歌舞姬人,都是根据客人要求出条子往各处叫来的,此时虽则是无数双贪婪的目光掠过她那比尚芬芬更年轻动人的面庞,可到底无人起哄让她唱两句来听听,反倒是一秤金沉下了脸,但须臾又满脸堆笑:“小楼明月当年是一手唱功无人能及,yu堂chun却是一手琵琶弹得好。今日她初来认生,就先让她弹一曲,请诸位老爷公子指正。”

    徐勋对于乐器等等素来不在行,可是当yu堂chun缓缓落座,那琵琶声乍然响起的时候,一听到那极快的依稀熟悉的旋律,他那打量yu堂chun的目光就收了回来,半眯着眼睛仔仔细细倾听了起来。尽管他并不是什么音乐爱好者,从前也只听过二胡版的十面埋伏,这还是第一次听人用琵琶演绎这一首名曲,可即便如此,听着那急促的曲调,快而不luàn的指法,再加上那仿佛全身心投入演奏之中的yu堂chun,他仍品出了几分和当初尚芬芬的歌喉截然不同的韵味。

    此nv兴许是一个xing子极刚的人!

    “十面埋伏这首曲子,没有十年以上的苦功夫,等闲人根本弹不出来那种壮烈辉煌,xiong围奇特,更不用说演绎那种悲壮了。”直到一曲终了彩声雷动,张彩才对徐勋和朱厚照说了这么一句,旋即若有所思地说道,“都说一年筝,十年琵琶,便是因为如此。尤其这十面埋伏乃是琵琶的武曲之中最难的,能到这份上,却比小楼明月的歌喉更加难得。今天咱们能赶上这首演,倒是真有幸!”

    朱厚照也是看惯歌舞曲艺的人了,这会儿见张彩如此说,他便笑嘻嘻地道:“既如此,便让她上来陪咱们坐坐,让大伙近距离一睹芳容可好?”他不等张彩回答,就看着徐勋说道,“我听着她这曲子,倒是想起了白乐天的那一首琵琶行,尤其是其中那两句,‘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简直异常贴切。今天既然赶上了就是运气,徐勋,你要是能把人叫上来坐坐,刚刚这罚酒就免了!”

    对于朱厚照这突如其来的兴致,又见张彩也眼巴巴看了过来,那老脸上虽说不得sèmimi,可热切的表情却怎么都掩不住,一时间,徐勋只得无可奈何地说道:“既如此,好吧,我让人去试试看吧。”

    “你平北伯在此,还说让人试一试?总之一句话,人能叫上来,你那三碗酒就免了。要是叫不上来,加倍罚你!赶紧亲自去!”朱厚照不容置疑地吐出这么一句话,见徐勋苦着脸出去了,他就冲着谷大用打了个手势,见其果然知机地追上去了,他这才笑眯眯地坐了下来。

    尽管今晚只是初次出场,yu堂chun又倔强地不肯开口说话,只是沉默地演奏了这么一曲丝毫不应景的十面埋伏,但冲着她的容颜,一秤金又长袖善舞地到各处熟客那里兜搭了一番,因而竟早早安排下了接下来好几日的场子。这会儿她脚下轻快地回转了那间安排给yu堂chun的屋子,却是眉开眼笑地说道:“看在今儿个这么多老爷公子都肯捧你场的份上,之前的事我也不计较了。收拾好你的琵琶,咱们回去,这第一次就是要惊鸿一瞥,多逗留就没名头了。”

    yu堂chun沉默地将琵琶收入囊中,正要随一秤金出mén的时候,外头竟有人同时掀起mén帘,险些和身材丰腴的一秤金撞了个满怀。见那个打头的年轻公子一身宝蓝sè刻丝袍子,头冠镶金缀yu好不华贵,那眼睛直勾勾地对着自己直瞧,她立时低下了头。

    “想不到没了小楼明月,竟然还有这样的尤物。”刘二汉这些天往来这几处有名的勾栏院,甚至比较了演乐胡同和勾阑胡同的两处头牌,却总觉得不如尚芬芬那勾魂蚀骨的媚意,没想到今天竟遇到了这另外一种让他心动的nv人。此时此刻赞了一句之后,他看也不看一秤金,便直截了当开口说道,“如此绝sè,沦落风尘可惜了。你开个价吧!”

    一秤金在最初的惊愕过后,早就认出了刘二汉来。前一个nv儿刘公公让人买了去,这就已经让她蚀了大本,如今这yu堂chun才打算推出来狠狠赚一票,竟然又遇到这种事,她怎能不郁闷?即便深晓民不与官斗的宗旨,她仍是陪着笑脸说道:“刘公子,妾身这nv儿还小,能得公子垂青是她的福分,可还请公子再等个两年,待她身子长开了,妾身一定让她好好服shi……”

    “放你的狗屁!”刘二汉一下子丢开了那贵公子的架势,脱口怒骂道,“本公子看上的人,你居然敢如此推三阻四!废话少说,你若是不jiāo人,我明天就让顺天府衙关了你的破院子!”

    面对这么一个蛮横的主儿,一秤金虽恼怒得很,可终究不敢得罪,苦苦讨饶了好一会儿,她实在是没法子了,只能扭转头强笑着对yu堂chun道:“乖nv儿,既然刘公子喜欢你,那你就去服shi刘公子几天吧。他可是司礼监掌印刘公公的侄儿,你可千万尽心……”

    一直低着头的yu堂chun倏然抬起头来,面上lu出了一丝冷笑:说到这里,她看也不看一秤金铁青的脸sè,冷脸上突然展现出了一丝笑容,竟是迎着刘二汉上前了几步:“刘公子是想要我真心,还是我虚情奉承?”

    刚刚清清冷冷的人儿突然笑意上前,刘二汉一愣之下,当即不假思索地道:“当然是要你真心!放心,你跟了本公子,日后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那好,只要刘公子能帮我做一件事,那我立时委身真心相从!”yu堂chun倏然转过身来,见一秤金满脸的错愕,她便指着一字一句地说道,“只要你替我查封了这个nv人的脏院子!”

    “你……你疯了!”一秤金在最初的惊慌失措之后,立时反应了过来,慌忙张口骂道,“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居然敢说这种话,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刘公子,其他姑娘我都能给你,就这个小贱人不行!她连我这个养她多年的妈妈也不放在眼里,更不要说您了,万一伤着您半根手指头,我吃罪不起!”

    “养我多年?妈妈倒是说得好听,我六岁被拐子卖到这儿,妈妈huā大价钱买下,难道是真心怜我,不是想把我当摇钱树?但凡有不合你心意的地方,夏日里垫了砖跪在太阳底下,冬天剥了衣裳赶到外头挨冻饿饭,还让我们学那些没廉耻的东西,这是养我多年?”

    说到这里,她倏然回头看着满脸呆滞的刘二汉,一字一句地说道:“刘公子,我听说刘公公当政之后,革除了不少弊政,内行厂甚至做了好几件让人拍手称快的好事,如今这京城一害就在面前你,你若是能除了,管教刘公公声名更大!就在她那院子地底下,埋了少说也有十多具骸骨!还有她的院子里,不久前刚刚si自布设了铜管地听!”

    “你……”

    糟糕,这小妮子怎会知道那最隐秘的事?

    眼见一秤金又惊又怒,挥着巴掌冲着自己就要打,yu堂chun冷冷一笑,却是信手从头上拔下一根锋利的银簪,不慌不忙抵在了喉咙上:“至于我这话是真是假,我yu堂chun便以这条xing命为证!”

    本只是寻常的寻欢作乐,顷刻之间就要演变成血溅五步的一幕,刘二汉已经是头皮发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一秤金瞧着yu堂chun握着那银簪就要冲着喉咙刺下,一时手足冰冷。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苦心推出来的一棵能让她赚得盆满钵满的摇钱树,竟是会闹出这样的事。若真的人死了,就算她往顺天府东城兵马司都打点得充足,这儿客人那么多,转瞬间就会有消息传扬出去,那决计是捅天的案子,就是她背后的那个人兴许也捂不住!早知道刚刚在刘二汉面前,她就该报出那名头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影敏捷地从外间冲了进来,却是飞起一脚径直蹬在了yu堂chun手中的那支银簪上。那一下力道极重,只见yu堂chun银簪脱手,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自己整个人也软软地向后倒去。亏得那人反应极快,一勾一拉就把人牢牢揽住,随即外头方才传来了一个好字。

    徐勋低头一进屋子,见刘二汉和一秤金都是呆若木ji,而yu堂chun已经被曹谦扶到了椅子上,他便淡淡地笑道:“果然是战场上打磨出来的本领,险之又险救了一条xing命!”

    刘二汉这才认出了徐勋来,一时间只觉得喉咙又沙哑又干涩,老半晌才结结巴巴地叫道:“平北伯……”

    一秤金见yu堂chun没死成,本待如释重负,可听到这一声平北伯,再见徐勋冲自己冷冷看了过来,她忍不住使劲吞了一口唾沫,想说的那些巴结话全都堵在了喉咙口。下一刻,她就听到了一句让她几乎瘫倒的话。

    “谷公公,虽说这事儿不归西厂管,可既然当初内行厂也管过这种事,可今天既然恰逢其会,你是不是接过去?”

    直到这时候,谷大用方才慢吞吞地从外头进来。他似笑非笑地斜睨了一眼刘二汉,旋即就干咳了一声道:“既然恰逢其会,这事儿咱家当然是责无旁贷。来人,把这一秤金押出去,立时让人去查封了她那个院子,然后挖地三尺,看看到底有多少具骸骨!再看看那所谓的铜管地听,究竟是怎么回事!”

    捂着手腕正死死盯着曹谦的yu堂chun听到徐勋和谷大用先后说话话,刚刚没死成的那种惊骇和绝望一下子被狂喜取代。她几乎是强忍着手腕剧痛挣扎站起身,旋即跪下重重磕头道:“贱妾多谢平北伯,多谢谷公公!”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iushuzw.com/txt96/

手机阅读:https://m.qiushuzw.com/9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五百九十章 十面埋伏,美人胆)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