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求书网 > 奸臣 > 第五百五十四章 老谋深算,如狼似虎

第五百五十四章 老谋深算,如狼似虎

作者:府天奸臣 本章字节数:13746 奸臣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日期:~11月02日~

    ,nbsp;张彩和唐寅一块等在了书房中。【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友上传==

    这是他常来躇的地方了,平素总能够气定神闲地坐着慢慢等,再加上有唐寅说些诗词文章,时间过得很快。然而,这一次他却是根本坐不住,背着手在地上来来回回踱着步子,目光不时朝mén前扫去,可每次那mén帘都是一动不动。直到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这样来回踱步太过于急躁,耐着xing子打算坐下来的时候,他却突然看到一只手拨起了mén帘。

    “大人……啊,是老大人!”

    张彩虽是心里失望,但还是打叠jing神上前行礼,一旁的唐寅则是帮忙解释道:“老大人,我才从闲园回来,就在mén前遇到了张大人,张大人说是有要紧事求见,所以我便陪他在这儿等候≯下老大人既然来了,我就先行告退了。”

    良知道唐寅素来不管这种事,当即点了点头,等人出了屋子,他方才笑道,“不是我这个当人老子的越俎代庖,实在是勋儿连着九天驰驿回来,昨晚上才刚到,不曾好好休息,今天又被宣召入宫,出来的时候又去胳楼应奉了一回,回来就支撑不住了,如今已经睡得人事不知。就算勉强叫了他起来,只怕脑袋mi糊,听事情也没法思量没法琢磨。所以,张大人若有事情就和我说一声,我今天请了假在家,回头便告诉他。”

    “老大人只叫我表字尚质即可,这一声大人我着实承担不起。”

    见张彩连忙起身谦逊了一句,徐良虽知道张彩比自己还年长几岁,但还是点点头道:“既如此,我便和勋儿一样叫你一声西麓吧。知子莫若父,你是没见他今天回来的样子,要不是我架着他,恐怕走到一半就能直接瘫下来睡着了。所以,虽说平素我从来不管他的事。但这一次却不得不chā手管一管。”

    张彩原想暂且回去,可是,听徐良说出了这样一番诚恳的话,想到人毕竟是徐勋的父亲,他踌躇片刻就开口说道:“老大人既这么说,那我就只能叨扰了。不瞒您说,今日我特意过来,是为了大人这一次回程路上遇刺的事。我听说大人下令封了口。但昨日的事情今日京城就有传言,正可谓人言可畏,此时此刻若不加以弹压,只怕刘公公必然会以为是大人暗地挑唆舆论。如今之计,最好能立时寻出替罪羊,否则早先被林尚书张都宪等等强压下来的言官。只怕会抓着这个机会大肆攻击刘公公,大人反而被他们绑上了马车。”

    昨晚上徐勋只来得及告诉妻子,徐良这还是刚刚知道徐勋竟然在回程的路上又遇刺了,可当着张彩的面,他还是压下了这惊愕莫名的情绪,心里却把徐勋骂了个半死。可听张彩说完,他便当机立断地说:“从前勋儿就说过,西麓善谋善断,那你说该将刺客归结于谁?”

    “虏寇!”

    徐良闻言大为意外♀几个月近畿一带的盗匪打得如火如荼。虽未伤及县城州府这些要地,但民间传言已经是相当炽烈,他原以为张彩怎么也该把借口归在他们身上,怎么也没想到张彩张口就是虏寇二字。然而,张彩接下来说出的一番话,却让他心服口服。

    “第一,大人今次去陕西,虽是多有小胜,但相比平叛安化王之luàn。那些小胜乍一看去就不那么起眼了。所以之前京城调兵多有不顺,从内阁元辅李东阳以下。不少人都持有异议,就连林尚书等几位亦然。倘若是虏寇公然挑衅,这事情就不一样了。而且只要大加宣扬,便能让人得知,这一次铩羽而归的乃是小王子的第三个王子,相当于méng古人父汗的巴尔斯博罗特,畏惧之下甚至派人行刺大人,分明是畏大人如虎,如此一来,大人的声名更会如日中天。”

    说到这里,张彩顿了一顿,又斟酌了片刻方才继续说道:“第二,归结于山匪虽简单,可朝廷接下来势必要出动大批兵力剿匪,这与用兵备边相比,无形之中就分散了兵力。更何况,让山匪盗贼因此有了防备,便失了以有心算无心的先机。第三,刘公公的嫌疑暂且可以洗刷干净,想来他也会因此松一口气。”

    徐良顿时恍然大悟,当即点点头道:“好,若是勋儿听到你这番话,必然也是赞同的。此事就按照西麓你说的去做吧,回头我会告诉勋儿。”

    “多谢老大人信赖!”张彩怕就怕徐良瞻前顾后,此刻见这位兴安伯如此爽利地将大事jiāo托给自己,他终于舒了一口气,站起身的同时,他便又拱了拱手,郑重其事地说,“另外,等大人醒过来,还请老大人转告一声。今非昔比,一山再难容二虎!”

    眼见张彩施礼过后便起身告辞,徐良少不得将人送到了书房mén口,眼见人大步离去,他站在原地沉yin了好一会儿,这才默然回到徐勋那偌大的书房之中,在徐勋常厨的那把宽大黄huā梨扶手太师椅上坐了下来。想到不过数年之前,他还是南京大中桥下一个一无所有的汲水穷汉,如今却是什么都有了,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自己因缘巧合,多了徐勋这么一个儿子。可富贵荣华的同时,那代价也同样可观。

    儿行千里母担忧……在徐家却换成了儿行千里父担忧,妻担忧,那小子在京城就是不安分的主儿,到了外头同样更是事端不断,如今这一回来,同样又要风云四起了么?

    想着想着,徐良最终站起身来,亲自去见了沈悦嘱咐了几句,随即却让人备马悄然出了mén。三五骑人才出了武安侯胡同,早有人悄悄跟了上去,那情报消息也如流水一般迅速传到了沙家胡同刘家si宅中。

    “张彩走了之后,徐良就去了寿宁侯府?”今天请假回了si宅的刘瑾眉头一挑,随即没好气地把报信的人打发了下去,嘴里轻哼了一声,“回头吩咐下去,少盯着徐良。儿子英雄老子脓包,他在京城来往稍稍密切的就是些有名无实的武将,就是寿宁侯,也不过因为徐勋的关系对他客气些。平日那些要紧事徐勋从来不让他沾手。与其把有限的人手放在他身上,还不如多留心张彩,就连唐寅也比他这老子有用些!”

    自从王宁横死,尽管司礼监都是刘瑾的si人,一呼百应不在话下,但和王宁这样能揣摩透他的心意,兼且能出出主意的人就没了,若非此前他生怕御前生变。不敢离开宫中半步,早就回了这si宅来。如今徐勋回来,他反而心定了,索xing大大方方请假回来。此时此刻,他见张文冕和孙聪都是一脸yu言又止的样子,他便不耐烦地努了努嘴。

    “有话就说。咱家又不是那等听不见建言的人!”

    张文冕这才恭敬地开口说道:“公公,学生是觉得,徐勋并非急功近利之人,回程路上遇刺,他必然知道不是公公的主使……”

    话还没说完,刘瑾就嗤之以鼻地冷笑道:“他当然不笨,这滑不溜手的小子不知道是有人栽赃陷害就有鬼了!可这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就总得找个jiāo待,对于那些和咱家不对付的家伙来说。咱家这个jiāo待自然就最理想了。横竖皇上不信,让那些叽叽喳喳只会叫嚣的家伙去闹腾,有一个咱家就收拾一个,管教徐勋有口难言!”

    孙聪见张文冕的提醒没到点子上,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笑意,旋即便弯腰说道:“公公,徐勋刚刚回来,若是真的要生事,之前在皇上面前就撕破脸了。只是拿几个已经死了的人做法°可见他自忖不及公公的宠信。要紧的是,公公的那些政令!”

    尽管孙聪拍了一大堆马屁。但刘瑾的脸上却丝毫不见笑容,等听到政令那两个字的时候,他更是面sè倏然转厉。他刘瑾不是王振那等鼠目寸光之辈,只知道任用si人拼命揽权♀青史是那些文人写的,所以,拉拢一大批官员在麾下便至关紧要。而那些沿用了上百年的规矩,那些只有文官才能主政参政的规矩,那些由他们起草施行的政令,这些才是文官的根基,而他要做的,便是破坏这些成例,借助皇帝的权力成为最高的监督者。

    “这些轻飘飘的话不用说了!”刘瑾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随即便沉声吩咐道,“今天晚上,让焦芳刘宇曹元他们这些人全都到这里来!”

    徐勋这昏昏沉沉的一觉醒来时,却发现房间里已经掌灯了。他若有所思地抬起手来搁在额头上,继而就感到肚子又是一阵咕咕直叫,这一饿却是有些慌了。他开口叫了一声来人,见一个脑袋探进来张望了一下,旋即就缩回去高叫了一声,继而沈悦便打帘子进了屋子,他便有气无力地说道:“娘子,给我nong些吃的来,我这会儿就是一头牛也能吃下去!”

    “得了,谁让你昨晚上非要逞能?”沈悦知道徐勋这会儿有心无力,便有意用手指轻轻戳着徐勋的下巴,见丈夫被自己撩拨得满脸的无奈,她这才扑哧笑道,“爹走之前特意又问过,粥都已经在早上顿了许久,我让如意去拿来就行。你给我老老实实躺着,我喂你!”

    徐勋正想问老爹去了什么地方,眼见如意用一个黄杨木条盘端了一个正冒着热气的小瓦罐来,先放在一旁的海棠高几上,随即才用瓷碗盛了一小碗,他忍不住皱了皱眉。还不等他开口抱怨,沈悦接过碗后,拿起勺子舀了一勺,竟是吹也不吹就不由分说地塞进了他的嘴里。

    吓了一跳的徐勋本以为这一回只怕连舌头都该烫麻了,可粥一入口,他却觉得入口即化,一时不由得愣了一愣♀时候,伸手取了勺子回来的沈悦方才笑道:“就怕你饿的时候不管不顾,到时候嘴上烫出一个大泡来不好见人,所以每个时辰在火上顿一会儿,保持着温热♀里头从干贝海参到燕窝红枣应有尽有,是我从英国公夫人那儿学来的养生粥,原是熬得稀烂给断nǎi的孩子吃的,结果嘛,给你这个爹爹先品尝了!”

    闻听此言,徐勋只觉得哭笑不得。然而,平日里他恐怕看都不会看的粥眼下却是胃里空空的他急需的东西。于是,见沈悦只喂了一勺便没了动作,他只能没好气地干咳道:“喂,娘子大人♀还不够塞牙缝的,继续!”

    眼见徐勋的目光径直落在了那瓦罐上,嘴里虽说让自己喂,可那眼神分明是想连瓦罐都一块吞下去,沈悦当即挪动了一下身子挡了他的目光,一勺一勺喂他吃完了一碗,等如意又盛了一碗一并喂了下去,她却停下了手。随即不容置疑地说道:“行了,真要吃过一个时辰再吃,饿了这么久,虚不受补!”

    知道和娘子大人说理,那是有理说不清,更不要说这会儿自己还是没理的那个。因而§勋无奈地往后头靠了靠,耳听得大chuáng都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他方才突然开口问道:“眼下是什么时辰了,爹出mén去了哪儿?”

    “眼下都已经快子时了。”见徐勋满脸惊愕,沈悦便笑着解释道,“至于爹,是去了寿宁侯府。年底寿宁侯世子就要成婚,因为寿宁侯夫人相看了曹家千金,对人很满意≠宁侯如今和爹走得很近,常常喝酒聊天话家常。”

    “嗯?曹家人已经进了京城?”徐勋先是一愣,随即便一拍脑袋道,“我都忘了这一茬,那赶紧让曹谦回去见见自己的母亲和妹妹!”

    “还用你说?他午后满脸酒意地从外头回来,我就让他回去了。”说到这里,沈悦方才摆手示意如意睡下,将之前张彩来过徐良见了的事说了,又将徐良嘱咐的那两句要紧话转述了♀才有些担忧地说。“可是,张大人这主意会不会别人不信?”

    “姜是老的辣v西麓这一招实在是高明得很!”徐勋一想到自己坑méng拐骗硬是把张彩nong到了手,再加上细细一琢磨就知道张彩这是一石数鸟之计,他更觉得心huā怒放,当即竟是忘了自己在父亲和妻子面前鲜少谈这些大事,就这么半躺着说道,“一来调兵陕西师出有名,二来可以安刘瑾之心,三来只要他抢着去串联上下,这事情就闹不起来。当然,如果有人还要和刘瑾作对,那我就管不着了!”

    沈悦又不是任事不懂的深宅fu人,此时此刻听明白的她眉头一挑,随即便笑眯眯地说道:“怪不得你这么信赖张大人,感情是因为他和你一样,鬼点子一个接一个的。要说张大人虽是五十开外,却风度翩翩一表人才。你不在这些日子,家里冷清了不少,林大人他们来的少,张大人却常常登mén,还邀过唐先生去城外踏青。听唐先生回来说,踏青时遇到过一些达官贵人,知道他俩是你的人,便叫过去同饮,结果他们出条子叫来的歌姬,全都一个劲和张大人眉来眼去。”

    “呵呵,伯虎是不是漏掉了他自己?相比西麓,他还要年轻一大截,那些歌姬眉来眼去的人应该是他才对!是了,他如今妻子nv儿俱全,曾经沧海难为水,不假辞sè把人吓跑了吧?至于张西麓,我记得年初的时候,他似乎才纳过一房美妾?”

    “你回来之前大半个月,他才又添了一房内宠,爹还让人送了贺礼。”尽管沈悦对张彩的好sè德行有些不以为然,但这是别人的si事,她提了一提便就此作罢,“只不过,听爹说皇上召见了张大人几次,似乎有启用人进吏部的打算。”

    吏部如今是林瀚执掌,而张彩这年纪资历,去年才提的正四品右佥都御史,乍然提进吏部自然是奔着左右shi郎的位子去的,这虽说是徐勋早就给张彩谋划好的升迁之路,但如今一听说,他仍是不免有些意外。相比如今还年富力强的林瀚,八旬老翁的张敷华在都察院方才是最需要帮手的一个。可是,从正四品到三品又是一个莫大的台阶,错过了这一回皇帝的有意,再等下一次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他沉yin再三,心里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南都四君子之中,章懋因为丧妻丧子之痛,身体又不好,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动过请其入朝的念头,可江南那边应该还有一条四君子中的“漏网之鱼”。记得之前他去请林瀚张敷华的时候,两人曾经提到林俊丁母忧在家守丧,算算日子,如今怎么都该过了日子才对!

    徐勋不知不觉便陷入了沉思,直到耳朵一疼,他一回神见沈悦敏捷地收手回去,恨得牙痒痒的他正要伸手把人捞回来,却见妻子已经是敏捷得闪身站了起来,随即还冲着他嫣然一笑道:“夜深了,夫君请好好休息,若是饿了再叫妾身。明日还有的是人要见,还请好好保重身体,别像今天这么狼狈了!”

    什么叫jiān诈狡猾,徐勋以为自己便是最好的典范,然而此时此刻,见沈悦已经闪到了mén外,须臾就从外头传来了那银铃一般的笑声,以及压低了嗓音和如意说话的声音,他不禁为之气结。他本想枕着枕头继续在睡的,奈何下午那一觉睡得踏实,两碗粥下肚的结果更是不多时便下腹憋得难受,于是他不得不趿拉着鞋子下chuáng。本以为到外头必然能给人猝不及防的一击,可结果却是他解决了之后悄悄出了屋子,却发现外间空dàngdàng的,不得不回身躺了回去。

    且好好歇息一夜吧,这种平静的日子,估mo着是很少了!

    这一夜,刘瑾的si宅却是灯火通明。焦芳刘宇曹元等位高权重的一个不拉不说,给事中李宪张龙等等素来唯刘瑾马首是瞻的更是一股脑儿都到了。一番畅所yu言的长谈兼表忠心之后,刘瑾这才笑眯眯地看着一众人等行礼辞去,可厅上才为之一空,他就yin沉着脸冷冷地问道:“钱宁竟是没有来?”

    由于徐勋这个平北伯深得皇帝信赖,武将之中大多都愿意与其结jiāo,甚至连早先对刘瑾jiāo好的神英都投了过去,因而,刘瑾对于钱宁这么一个好不容易拉过来的人自然重视有加。此时此刻,见左右没有一个人敢回答,张文冕和孙聪也都避开了自己的目光,他忍不住重重一捶扶手,咬牙切齿地又问道:“这家伙可是去见了徐勋?”

    “应该还不曾。”孙聪当初亲自给钱宁送去了小楼明月尚芬芬,再加上后来钱宁多有好处送给他,因而他虽知道刘瑾气怒,却仍是试着给钱宁说了两句好话,“公公息怒,说不定是内厂有什么事情绊住了,一时半会走不开……”

    孙聪和钱宁jiāo好,但张文冕却看不上那样一个首鼠两端的人,此时不等孙聪说完,他便嗤之以鼻地说:“这家伙素来趋炎附势,公公举荐他高位,他自然对您稍加亲善,但若是徐勋一lu出不满,他必定比谁都跑得快。公公,不是学生卧耸听,钱宁这个人不可信……”

    他这话也还没来得及说完,mén外就传来了一个小火者尖厉的声音:“公公,钱大人来了。”

    见果真是被自己说准了,孙聪顿时得意洋洋地斜睨了一眼张文冕。然而,刘瑾的脸sè却没多少好转,眼见钱宁步履匆匆地进了屋子,他甚至不等其行礼便哂然笑道:“钱大人好一个忙人啊,咱家早就让人给你送了信去,你居然等到别人都散了才来?”

    “卑职怎敢!”钱宁敏锐地察觉到刘瑾面sèyin沉,显见已经是真的动了怒火,他眼珠子一转便索xing屈膝跪了下来,又拱了拱手满脸诚恳地说道,“公公,卑职是正巧被一件要紧事情绊住了。就是之前三月中那件不了了之的御道留书案,卑职追查了这么久,终于得了几分线索,虽还没有太确凿的证据,但此事应该不是那些文官告状,根子在宫中的内官上!”

    刘瑾原打算好好给钱宁一个教训,彻底绝了其左右逢源的念头,可此时听完这一番话,他忍不住霍然站起身来,好一会儿,他才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复又按着扶手坐下,但仍是声sè俱厉地问道:“是谁那么大胆子?”

    “便是东厂丘聚丘公公!”

    ps:明日也尽量多更,字数不好保证……

    >,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小说,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iushuzw.com/txt96/

手机阅读:https://m.qiushuzw.com/9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五百五十四章 老谋深算,如狼似虎)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