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求书网 > 奸臣 > 第一百零六章 伪君子的末日(一)

第一百零六章 伪君子的末日(一)

作者:府天奸臣 本章字节数:6928 奸臣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第一百零六章伪君子的末日(一)

    五月初五端午节,原就是有避邪驱毒的寓意,因而,应天府衙的差役们满大街贴出榜文,道是这一天开审南京工科给事中赵钦侵占田地放高利贷侵占赈粮等等案件,一时间自然是激起了南京城上下的一片轰动。【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起头倒是有清流议论过赵钦好歹是言官,如此实在是不体面,朝廷也有八议的宗旨,但章懋带头的南都四君子都说届时要去旁听,别人就再不敢多话了。

    因而,端午节这一天,打从一大清早开始,应天府衙正门的那一条西锦绣坊就已经是人山人海,若不是旧内所在的东锦绣坊早早由府军右卫派兵看守住了,就连那儿也要挤得满满当当,怕不是有好几千人,离着半里地就能听到那喧哗的声音。好在傅容直接派了十几个护卫给徐勋,一路推搡人群开道,否则他竟是根本就甭想找到一条道进去,车也只能停在了西锦绣坊和府东街街口。

    等一路终于挤到了应天府衙那大门前头,徐勋早已经是出了一身的热汗。这儿门前三面都画着白线,围观的人群却是不敢就这么'乱'挤了。就只见一个个应天府的差役们手里提着鞭子在那维持,还有皂隶在那大声叫嚷弹压,总算让四面八方的百姓无人敢越雷池一步。他站在那儿四下里一看,见左边黑压压站着百多个乡民,全都是之前在应天府衙击鼓告状的,而其中余浩赫然在列。这中年汉子身上衣裳也还干净,看不出有吃过苦头的模样。

    而在右手边,沈光一个人孤零零站在那里,竟是一个从人都没带。不过半个月的功夫,他的脸颊就消瘦了一大圈,那一袭青衫穿在身上空'荡''荡'的。当徐勋走上前打招呼时,他那茫然的眼神这才看了过来,盯着徐勋看了片刻,这才苦笑了一声。

    “你也来了。”

    这半个月沈家几乎是把整个南京城翻了过来,秦淮河上上下下搜索过无数次,也不知道拿出了多少银钱,相似的女尸也找到了好些,可家中上下无人敢认,沈家丧女也成了街坊四邻嗟叹的话题之一。最后,沈光还是没能瞒住病弱的老太太,沈方氏带病出来只说了一句话,家中就消停了。

    “把悦儿当初的衣裳收拾些出来立一个冢埋了,总好过把那不知道是谁的人埋进沈家的祖坟里,还没个结果,光是哭有什么用!”

    只是,沈光实在难以像母亲沈方氏那样陡然间就坚强地撑了过来,此时仍有些浑浑噩噩。他无精打采和徐勋说道了两句,就只听里头传来了一阵高声唱名。

    “钦差锦衣卫都指挥同知兼领北镇抚司叶广到!”

    “钦差大理寺右丞费铠到!”

    “应天府尹吴雄到!”

    这三回唱名之后,紧跟着便是诸如魏国公徐成国公朱辅傅容郑强章懋等等,一个又一个唱名的声音让围观百姓啧啧称奇,而那边的百十个苦主则是在最初的'骚'动之后,被人领着在各自的位置站好。维持秩序的这会儿已经变成了锦衣卫亲兵,而差役们则是拖着水火棍回去站班,那拖长了声音的喊堂“噢”声回'荡'在这宽阔的西锦绣坊上空,不一会儿就让整条街渐渐安静了下来。

    今天不在大堂主审,而是放在应天府的照壁前头审案,正是应天府尹吴雄一力承担的主意。他的理由很简单,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这一回公开审案让百姓全都来看来听,正好可以起一回宣谕教化的作用。最要紧的是,叶广和费铠都没有异议。因而,哪怕他这个应天府尹平日不理刑名,这一回仍然是带病亲自上阵。此时,见一众官员全都一个个坐下了,他向左右两个面沉如水的钦差一点头,便沉声吩咐道:“带人犯!”

    赵钦昨儿个晚上就被人带出了南京锦衣卫的地牢,眼睛被蒙上黑布上了一辆马车,兜兜转转被转押到了一间屋子里。自从多日之前接到那张字条起,他就一直苦苦等待着上头所说那云破日出的契机,因而少不得把这一次当成了叶广最后的挣扎。于是,此时此刻当两个挎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大汉面沉如水地进了屋子,给这闷热的房间里带来了好一片光亮,他一时只觉得欣喜若狂,竟是大笑了起来。

    “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就算你们锦衣卫,也不能在这南京的地面上为所欲为!”

    然而,一阵大笑过后,让赵钦始料不及的是,两个汉子竟是上来一左一右挟持住了他的胳膊,就这么架着他轻轻松松地出了门。之前被关了大半个月的地牢,昨晚上又是连夜转运,他几乎就没见过阳光,再加上这一天的日头一大早就毒,他虽是竭力闭着眼睛,可额头汗珠还是一颗颗滚落了下来,人也觉得一阵虚的慌。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见那两个大汉只不理他,他顿时更加慌'乱',一时使劲挣脱,又把脚在那儿'乱'蹬,声嘶力竭地叫嚷道,“我还是朝廷命官,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话还没说完,两个汉子就已经架着他转过了那一堵大照壁。眼见面前霍然开朗,赵钦心头刚刚一松,下一刻就只见黑压压一片围观百姓,那左中右三张桌子以及一边的一长溜椅子,一时间就惶然了起来。等到认出沈光和徐勋,又看到那边厢一张张或激愤或畏怯或鄙视或高兴的脸,当他双脚落到实地的时候,他就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连站立的力气都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一声石破天惊似的惊堂木再次压下了四周围人群的窃窃私语,紧跟着就是一声大喝:“人犯赵钦,缘何不跪!”

    这声音一下子让赵钦打了个激灵。环视着堂上众人,他看到了不少从前文会中的老相识,只是平日里这些人和他言笑盈盈,将他引为知己,这时刻却不是避开他的视线,就是'露'出了鄙薄不屑的神情。此时此刻,纵使他再迟钝,也知道这会儿的情形不对了。

    几乎是那一瞬间,他就冷静了下来,当即昂起了脑袋:“吴大人,我乃朝廷命官,您这称呼错了吧?”

    见赵钦这般光景,吴雄立时沉下了脸。然而,还不等他这应天府尹再拍惊堂木,一旁的叶广就干咳一声站了起来,拿起左手边的一张纸慢条斯理地展开,又清了清嗓子念道:“南京工科给事中赵钦,罔顾圣恩,横行乡里,'逼'死人命,即行革除官职。此令。”

    念到这里,见四周围的人群发出了一阵阵的嗡嗡声,他才看着赵钦那雪白的脸'色',轻轻扬了扬手中的纸片,一字一句地说:“赵钦你要不要验看一下,这吏部草拟,内阁照准,甚至还有当今皇上亲笔朱批的公文?你真是祖坟冒青烟了,这满天下那许多奏折章疏,有多少能得皇上亲笔朱批?”

    一旁的徐勋心里敞亮。这大明朝自从英宗之后,所谓的朱批其实大多数都是司礼监披红,大多数甚至根本就不过皇帝的手,因而,一份吏部的任免文书上竟然有皇帝的亲笔朱批,自是非同小可。看着赵钦那颤颤巍巍仿佛随时都会倒下的身躯,他不禁笑开了。

    苦苦煎熬了这许多天,等到的却是一份革职令,也不知道赵钦是不是内伤得要吐血了!

    “赵钦,你还不跪下?”

    吴雄这些天拖着病体一个个苦主人证地询问下来,原本尚存的一丁点怀疑就全都没了。再加上几个奉命去打探的差役到了句容乡间,因赵家倾颓之祸而全无顾忌的乡民几乎恨不得把多年的苦水都倒出来,他自然对这么个害群之马恨之入骨。此时见赵钦依旧毫无反应,他一时再次大力一拍惊堂木,大喝一声:“左右,给我压着他跪下!”

    话音刚落,之前押着赵钦上来的两个锦衣校尉就上了前来,一人一边一按肩窝,旋即熟练地往那膝盖弯里一踹,立时就把赵钦踢跪在了地上。从来没有遭受过这待遇的赵钦在膝盖重重落在地面的时候,忍不住呻'吟'出声,好容易才硬生生止住了。然而,那两个校尉仿佛生怕他挣扎,依旧在左右死按着肩膀不松手,显然在锦衣卫里头是做惯了这差事的。

    见赵钦跪了,吴雄方才高喝了一声带人证。须臾,几个差役便引领着那百多号人上前,其中自然少不得徐勋和沈光。由于人实在是太多,除了余浩和另一个看上去比较机灵的乡民,便只徐勋和沈光留了下来,其余的都被引着跪到了一边去。赵钦虽是被人死死按着,但仍是竭力去看身边那几个人。发现徐勋行礼之后,吴雄便吩咐其起身说话,他顿时恨得咬牙切齿。

    “吴大人,这徐勋一无出身,二无功名,凭什么他能站着说话!”

    此话一出,徐勋便朝赵钦看了过去,见其瞪着自己的眼睛仿佛能喷出火来,不由得回了一个笑容。要是换成从前的赵钦,高高在上连多看他一眼都不屑得很,哪里会计较这种鸡'毛'蒜皮不值一提的事?可现如今不过数月的功夫,他却终于能够居高临下地俯视此人了!

    【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iushuzw.com/txt96/

手机阅读:https://m.qiushuzw.com/9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一百零六章 伪君子的末日(一))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