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求书网 > 奸臣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掌印秉笔,司礼监的老祖宗(二)

第一百三十一章 掌印秉笔,司礼监的老祖宗(二)

作者:府天奸臣 本章字节数:7124 奸臣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掌印秉笔,司礼监的老祖宗(二)

    “杜锦,杜锦……”

    李荣打开那锦囊,见里头那片黄金护身符光泽温润,确实不是全新,显见是摩挲了多年的老东西,于是深为心动,禁不住念叨了好几遍这个名字。【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只他名下的徒子徒孙实在是太多,这会儿怎么也想不起来,但又不好在徐勋和萧敬面前表'露'出来,当即便干咳了一声。

    “难为了他这片孝心!”

    萧敬情知李荣是根本想不起来了,当下凑趣地说道:“还是李老哥好,徒子徒孙把你的事情都惦记在心里。这杜锦出任临清税监不过才几个月,银子转运比前几任及时得多,而且和他共事的户部主事和都察院御史愣是一份弹劾都没有,着实不易。对了,还有这傅松庵的一片心意,李老哥是长者,但请先挑。”

    “哈哈哈,萧公公你着实夸奖了。既是你这么大方,咱家可就委实不客气了!”

    自己名下一个微不足道的人被萧敬这样夸奖,李荣自是笑得连眼睛都眯缝了起来。当下他完全忘记了之前关于马文升的话题,仔仔细细把箱子里的东西都挑拣了一遍,这才笑眯眯地把随行的小宦官叫了进来,最后真的是没有半分客气把大半箱的东西都搬了走。

    等到亲自把人送到了二门口,目送着李荣上车离去,萧敬方才松了一口大气,看着徐勋赞许地说:“多亏你机灵,否则李公公还指不定要寻咱家唠叨盘桓多久。”

    孙彬刚刚被李荣拖住,连报信都没能做到,虽说萧敬没明言责备,可这话里头就已经带出了几分意思,不免有些讪讪的。而徐勋最不喜欢的就是无故得罪人,当即谦逊道:“萧公公过奖,要不是孙公公提醒说李公公最信佛,我也不会独独搬了这一箱子东西下来。而且,也多亏了傅公公东西预备得齐全。”

    萧敬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孙彬,这才颔首道:“傅松庵向来细心,在南京这许多年,仍是不改昔日秉'性'。对了,照你这么说,车上还有别的?”

    “是,外头马车上还有傅公公特意让江南织染局那边特制的十双暑袜,十双春秋袜,十双冬袜,这都是专门按照公公的尺寸定制的,暑袜用的是松江尤墩布,春秋袜则是加厚的双料,至于冬袜,内中特意加了一层羊绒衬里。此外,还有一匣子折扇,一匣子扇套,一匣子荷包,都是不值钱的小玩意儿,公公赏着底下人玩。”

    萧敬如今位高权重,削尖脑袋往这私宅送什么的人都有,哪怕傅容是昔日司礼监同僚,他也不得不存着几分小心。此时听到傅容送的不是绫罗绸缎也不是金银珠宝,都是这么些不贵重却费心思的东西,他自是面'色'霁和,心中却熨帖。

    “傅松庵这份心意着实是少有,来日咱家一定具信谢他。”

    有了这一出题外话,萧敬待徐勋的态度一时就亲切了许多。等到箱子搬了进来,见徐勋留下那小厮并未遣出去,他细细一打量,立时就明白这是傅容在信上对自己提过的那个小童。招手把人唤上前盘问了几句,见其虽是有些紧张,但眉眼间却流'露'出一股憨意,显见是个老实的,待得知徐勋还教他认了些字,如今会写的不过二三百个,他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妨事,跟着咱家,不会让你做个睁眼瞎的!”

    “若是有公公栽培,着实是他的福气。”徐勋见瑞生瞧着自己,那眼神中流'露'出毫不掩饰的不舍和难过,而这一幕显见全都落在萧敬眼里,他就忍不住长身一揖道,“公公,那会儿小子重伤将死的时候,都是他在身边,一直不离不弃,而且他有些痴意,若是万一有些举止失当,万望公公念在他年少无知,宽宥则个。”

    “不就是你怕他一心念着旧主,咱家看着不惯不满么?”萧敬嘿然一笑,打量瑞生的眼神就柔和了下来,“这有了后主就忘了前主的,良心坏了,才能再好也没用。就好比吕布虽勇,可这三姓家奴的名声却跟了他一辈子。要他真是这样的'性'子,咱家还瞧不上呢!人就留在咱家这儿,咱家回头进宫的时候捎带上。他年纪太小,在宫里又是一抹黑,且让他跟着咱家学个一两年。”

    徐勋对瑞生是真心的爱护喜爱,奈何这阉人的身份一旦戳穿,就万万没有留在自己身边的道理,所以哪怕傅容说了瑞生入宫萧敬定然会照拂,他仍是心中忐忑。此时听到这话,他只觉长出了一口气,立时屈膝拜谢。

    尽管把小家伙带在身边学了这一两个月,可就凭瑞生这懵懂的'性'子,要是真派什么职司,铁定被人吃的苦头也不剩,远不如随侍萧敬历练个一两年!

    “多谢公公!”

    “瑞生,搀了你家少爷吧。”

    萧敬见瑞生立时上前去一把扶起了徐勋,便欣然笑道:“傅松庵上次在信上说,你那会儿在徐氏宗祠那几个关口都熬过来了,偏生在这小家伙身上被人钻了空子,一时情急竟是把他拖下了水。咱家原本还不信,今天一见却是信了。很好,一个身边伺候的小厮尚且能这样爱护周全,更不要说至亲和恩人。”

    但凡居于上位的人,都喜欢底下人有那么些多多少少的缺点,尤其是至情至'性'重情重义诸如此类的,如此一来提拔笼络不容易被反噬,二来有了弱点就容易控制。此时徐勋知道萧敬也并不例外,自是诚惶诚恐谦逊了一番,却没说什么表忠心的话。毕竟,想投效这位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人铁定是多了去了。

    兴安伯府位于西城南大桥边上的武安侯胡同,紧挨着武安侯府。想当初两座府邸是一块赐给武安侯兴安伯这两位勋贵的,因此两户人家就成了邻居,只胡同的名字却在民间流传中,自然而然按着爵位。现如今这两家都不复成祖年间靖难勋贵的风光了,日子虽还过得去,可单靠每年的禄米却难以在这偌大的京城过得风光。武安侯府是子嗣多开销大,而兴安伯府却恰恰相反,妻妾也不是没有人生过儿子,可夭折的夭折,病故的病故,现如今兴安伯一病,这病榻前竟是连个侍疾的儿孙都没有。

    兴安伯徐盛前后娶过两位夫人,元配继室都已经亡故,眼下也就是一个跟了他多年,年已五十出头的戴老姨娘因生过一个女儿,因而主持着偌大伯府的家务。她又不是正经的夫人,如今徐盛这一病,下人们都是蠢蠢欲动。她虽有些手段,可名不正言不顺,平日待下又苛严刻薄,再加上自己都有些慌神,根本辖制不住。徐盛那个堂弟徐毅不过是殷殷勤勤地跑了三五趟,满嘴的'迷'汤给她一灌,她的心里就自然而然有了偏向。

    这会儿她亲自服侍着徐盛喝了'药',又给他掖好了袷纱被,就坐在旁边一面垂泪一面说道:“老爷,昨天毅哥又来过了,说是徐良父子已经进了京城。您如今病着,那个小的却封了勋卫,这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吗?我一个没儿子的,也说不上有什么偏向,可那徐良是什么人?文不成武不就,据说在南京甚至要靠给人汲水打短工为生,那个小的更是身世可疑!相形之下,毅哥至少是恩封了府军前卫的千户,正儿八经的军职,又是您看着长大的……”

    “好了!”

    徐盛老来无子,如今这一病更加凄惶,听到这些心里只觉一阵阵堵得慌,当下不耐烦地喝了一声。见戴姨娘虽是住了口,可仍在那儿抹眼泪,他不禁冷哼一声道:“哭什么哭,我还没死呢!就算要选人来承袭爵位,朝廷也不能越过了我去!”

    他才说到这儿,外间就传来了一个妈妈的声音:“老爷,门外有人投帖,说是打南京来的您的堂弟徐良徐老爷打发来……”

    “老爷,您看看,昨儿个刚到,今天就来了,这分明是欺负您病了,家里又没个主事的夫人!”戴姨娘一想到徐毅的承诺,再想到若是陌生人入主,自己这个老妾不是被扫地出门,就是被人直接送到家庙,顿时更是凄凄惨惨戚戚的光景,竟是扑在了徐盛身上,“老爷,若真有这一天,我还不如随着您……”

    “别说了!”一口喝住了戴姨娘,徐盛就恼火地用力捶了捶床板,继而沉声吩咐道,“什么徐良徐老爷,什么堂弟,他一个多年破落户,竟敢到我这儿抖威风来了,把人给我赶出去,就说我没这种见鬼的亲戚,以后若是再来直接打走,不用通报了!”

    听到徐盛竟是这样强硬,戴姨娘心中登时大喜,可仍然是用手绢捂着脸抽噎不止。直到徐盛疲惫地转身朝里假寐了起来,她才在旁边坐了,一面温言宽慰说徐毅的好,一面又絮絮叨叨地说着这些天派人上门送'药'等等的各'色'官员同僚,直到确定徐盛已经完全睡着了,她这才站起身来,嘱咐丫头好好看守之后,就蹑手蹑脚出了门。

    才一出上房,早有她的心腹妈妈迎了上来,行过礼后四下一看就凑到她耳根子边上说道:“姨娘,毅老爷来了,我已经把人引到后头一间偏厅,眼下您可要去见?”

    “当然要去见!”戴姨娘一把攥紧了手帕,没好气地说道,“我费了这许多功夫替他给老爷吹枕头风,他光是一句轻飘飘的承诺,顶个屁用!”

    【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iushuzw.com/txt96/

手机阅读:https://m.qiushuzw.com/9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一百三十一章 掌印秉笔,司礼监的老祖宗(二))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