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求书网 > 奸臣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权阉相忌,皇帝教太子

第一百五十二章 权阉相忌,皇帝教太子

作者:府天奸臣 本章字节数:7782 奸臣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权阉相忌,皇帝教太子

    乾清宫西暖阁,司礼监掌印太监萧敬和司礼监秉笔太监李荣正带着几个小太监把一大摞奏折呈送到了御前。【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按照规矩,只有在皇帝御览之后,这些的通政司送上来的和右顺门收上来的奏折方才会转到内阁,然后由内阁辅臣做出票拟,旋即送上来朱批。过程虽是如此,但这头一道御览的工序,哪怕是如同眼前的中兴之主弘治皇帝,也多半只是听司礼监几个大太监的口头汇报,偶尔一时兴起再翻看两本。

    司礼监掌印太监号称内相,而秉笔第一人便相当于于内阁的次辅,口头汇报的事情,原本都是该李荣亲自领衔。然而,皇帝怜他年纪大了,再加上萧敬自谦年轻,因此自早年间开始,这些节略汇报就一直都是萧敬亲自在做。这会儿他一桩桩报了几件司空见惯的弹劾案子,随即话锋一转道:“另外,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马文升九年秩满乞致仕。”

    “马文升?”

    “是,正是五朝元老马尚书。”萧敬笑容可掬地说,“要老奴说,马尚书虽说年纪不小,但老当益壮,况且吏部从来便是最繁难的衙门,也多亏有他掌总。”

    “嗯,也是。”弘治皇帝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就看了一眼一旁恭谨侍立的李荣,“就好比李伴伴,同样是五朝元老,如今年过七旬,还不是一样挑着司礼监的担子?”

    “万岁爷言重了,老奴怎敢和马尚书相提并论?”李荣笑眯眯地欠了欠身,随即方才说道,“不过,马尚书年纪大了,未免有些精力不济。老奴记得前几天吏科给事中吴还弹劾马尚书昏耄健忘。说起来其实简单的很,不过是吏部考功司定了训导薛登致仕,结果文选司不知情,竟是以薛登无功绩,令转河泊所官。致仕在十三日而改官之奏在十四日,纵使马尚书出于无意,但如此何以辨别天下之贤?而若是出于有意,何以为天下之具?吴说是马上书欺君罔上,很用了一些夸大的言辞,听说今天内阁会揖,也不知道三位阁老可训诫过他。”

    “言官就事论事,也不要干涉过多。至于马文升,让刘先生拟票留任就好。”

    弘治皇帝仿佛没看见李荣微微一僵的表情,随即颔首示意萧敬继续。等念到兴安伯报丧的折子,他突然脸'色'一凝,继而就吩咐把折子挑拣出来看。等一个小太监找出了折子匆匆上前跪下呈上,他随手接过来,才看了两眼就眉头大皱,最后随手撂下一声不吭。一旁司礼监的两位大佬都知道这位至尊的心思,却都假作不知,萧敬继续一一汇报,大约一刻钟后才停了下来,皇帝一如既往赏了一碗茶,随即仿佛漫不经心似的开口问了一句。

    “这兴安伯府里又没个儿孙,又没个夫人,治丧的事情礼部可派了人?”

    这时候,一旁的司礼监太监陈宽连忙应道:“回禀皇上,兴安伯府昨日报丧,礼部应该尚未来得及。”

    “尚未来得及?若是别家府邸也就罢了,这兴安伯府里里外外就没个人了,礼部不派人,这丧事怎么办得!礼部那些人都是经历多多的老人了,此次怎么这般糊涂!”

    皇帝这一句话把礼部一堆人都扫了进去,一众司礼监大佬面面相觑,萧敬便斜睨了一眼下首的东厂提督太监王岳。果然,王岳见其他人也都看着自己,便轻咳一声道:“回禀皇上,礼部虽未来得及派人治丧,但已经有人出面了,是定国公长孙徐光祚。下头番子来报,说是幸亏定长孙出面,否则今日兴安伯府只怕就要闹出了大笑话。”

    “哦?”

    弘治皇帝才问了这么一句,外头就突然传来了一个兴冲冲的声音:“兴安伯府闹了什么笑话,快说来我听听!”

    随着这清亮的声音,一个人影冲了进来,不是太子朱厚照还有谁?瞧见面前一大堆人忙不迭地行礼,朱厚照一面不耐烦地摆手叫道免了免了,一面快步到了弘治皇帝身前,膝盖一弯还没碰到地面,就被一把扶了起来。他笑'吟''吟'地叫了一声父皇,旋即就蹭到弘治皇帝身边站直了,眼睛往几个大太监身上直瞟。

    眼见小太子这般模样,再加上皇帝也以目示意,王岳就清了清嗓子,把兴安伯府当时的状况如实说来。倘若徐勋人在这儿,必然会惊叹王岳说得仿若亲见一般,显然,那会儿不是兴安伯府里有东厂探子,就是来客当中有人给东厂当了探子。临到末了,王岳又说道:“定长孙平日出门少,但今次代为'操'持丧事,竟是面面俱到,并未因为此前那哭闹灵堂的侍妾而让事情惊动官府,于徐毅徐良两方虽最初稍有偏向,但之后便一直公正主事。因而傍晚时分几位公侯伯亲自前来吊祭时,亦是纹丝不'乱'。”

    “不错不错,这个徐光祚不错!”

    朱厚照使劲夸奖了徐光祚两句,继而就悄悄拿眼角余光去看父皇,发现弘治皇帝并未接话茬,他立时老老实实地坐好,接下来竟是一句话都没说。一直等到萧敬和其他人一块磕头告退,他这才长舒一口气,立时使劲蹦了上去和父皇坐在了一块。

    刚刚当着外人,弘治皇帝只能板着一张脸,此刻见儿子仰头看着自己,他顿时有些心软了,思量片刻就意味深长地说道:“厚照,你前次偷偷出宫到徐勋那新居去贺乔迁之喜,以为朕不知道?”

    见朱厚照瞪大眼睛瞧着自己,旋即就又'露'出了一脸无辜的表情,弘治皇帝又好气又好笑,不由得轻喝道:“父皇知道你想些什么,但身为天子,当不偏不倚,不可因一时喜好就做出判断。好在这个徐勋看来不是恃宠而骄的人,否则那时候便铁定求了你在朕面前说话,以你的个'性',可是十有***不会拒绝?”

    他本以为儿子大约会耍个滑头,岂料朱厚照竟是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似的,他顿时为之气结,当即脸就板得更严肃了:“这就对了!你已经因为私下的那点喜好,忘了你这太子应该做的事!你看看他,在兴安伯府灵堂发生了那样的闹腾,定长孙分明是他请过去的,却没有借着这由头把事情闹大,而是竭尽全力压了下去,只是把治丧大权从那徐毅手中夺了回来,这叫做什么?这就叫名正言顺。你是太子,日后治国也需得记着这妙用无方的四个字。”

    “名正言顺……”朱厚照眨巴了一下眼睛,旋即就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做什么事都得有个说得过去的借口吗!”

    “哈哈哈哈,我儿,你这次是说对了!”

    弘治皇帝宠溺地摩挲着朱厚照的头,随即方才收起了笑容,淡淡地说:“这世上做什么事,都少不了借口和理由,只要让别人哑口无言,这事情做起来就能少了三分掣肘。为人君者,也同样如此,不能为所欲为,而且,一举一动还要让人捉'摸'不透。就拿那个徐勋来说,你即便喜爱他,也不能都挂在脸上,否则便不能让他打从心底里敬畏你!”

    听着这些复杂到极点的帝王心术,朱厚照懵懵懂懂点了点头,心里却转着另外一个完全不相干的念头。要是让父皇知道,他居然让徐勋去调查他是不是母后亲生,父皇会不会一气之下砍了徐勋的脑袋?话说回来,内阁的那三位阁老动作也太慢了,他都已经对徐勋把愿许出去了,那什么府军前卫的事怎么到现在连个下文都没有?

    ****************************************

    事实证明,请了定长孙徐光祚去兴安伯府帮忙治丧是一步绝妙的棋。哪怕徐勋不知道这消息传到御前得到了怎样的评判,但他自己对这位未来的定国公是满意到不能再满意了。

    出身世家的徐光祚早年丧父,祖父又是个不管事的,素来就在掌管定国公府,料理事情自然井井有条,别人是一丝一毫的差错都挑不出来。兼且徐勋又暗示皇帝应该在关注这边的情形,徐光祚越发不偏不倚公正公平,就连兴安伯府原本有些'骚'动的下人都心悦诚服。

    一直忙碌到大晚上,徐勋方才搀扶着徐良从兴安伯府出来。眼见徐毅狠狠剜了自己一眼方才气咻咻地径直上车,他只哂然一笑,把徐良推上马车后,他又笑眯眯地请了王世坤一块上车,待到金六一甩鞭子起行,他才说道:“王兄,这次可是多亏了你!”

    “什么多亏不多亏的,你别看徐光祚按照辈分比我矮一辈,那可是真正的人精。要不是你把老四弄去了国子监,要不是你我才从太子手上顺到了这么一对玉佩,他会出面那就是见鬼了!”当着徐勋父子的面,王世坤直截了当地现开销了,这才竖起大拇指晃了晃,“我算是服你了,居然端出同姓这一条让徐光祚去帮忙治丧!不过我实在闹不明白,今儿个灵堂上那样好的借口,你竟然不用!”

    “那样反而落了下乘。你以为今儿个这情景的不闹到官府去,就不会有人流传?”徐勋看了一眼满脸疲惫的徐良,连忙从一旁的蒲包中拿出一直温着的茶壶,倒了一杯水递给了老爹,随即看着王世坤说道,“这一次对定长孙也是莫大的机会,让朝廷看到了能耐,他将来就不会是一个闲置的国公。对了,你可让人对国子监的徐叙提过太子的身份?”

    “我本来是懒得理他,可他让人带了一封长信来赔礼道歉。我想想怕他心怀怨望,就亲自去看了他一趟,也是为了震一震他,省得他不老实。不过这家伙我不抱多大希望,我大姐对他已经很不错了,他居然还说出那种话来。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章老大人让我带给北监谢祭酒一封信,我一直没空送过去。我身上有孝,而且接下来打算闭门在家看看书,若是你那外甥真长了记'性',倒可以请他代劳。不过听你这么说,还不如你亲自去跑一趟了。你虽不走文科,可和那位顶尖的大儒打打交道,也是历练不是吗?”

    面对满脸狡黠的徐勋,王世坤顿时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这小子比他年纪还小,居然老气横秋对他说什么历练?

    【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iushuzw.com/txt96/

手机阅读:https://m.qiushuzw.com/9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一百五十二章 权阉相忌,皇帝教太子)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