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求书网 > 奸臣 > 第两百零二章 负荆请罪,孺子之心

第两百零二章 负荆请罪,孺子之心

作者:府天奸臣 本章字节数:7856 奸臣 加入书签

小提示:按【空格键】快捷往下,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换了主人的兴安伯府这些天安安静静。【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曾经闹出服毒闹剧的戴姨娘自个开口说要到庵堂吃斋,徐良便客客气气送了她出去:其余的shi妾通房谁也不愿意留下来守着,每人拿了三四十两银子出府:至于管家柳安和帐房许焊,原本还想在那些si田上动动手脚,结果眼看徐良一日直接把北镇抚司掌刑千户李逸风请到了家里,两人立时打消了那些小心眼,老老实实把一应田地的明细账册原原本本交了出来:而年底佃租一交,原本捉襟见肘的账面立时撸平不说,而且徐良明言过年多给一个月月钱,赏钱另计,一时竟是人人高兴。

    口袋里有了钱,门上的门房自然也不比之前的懈怠,一个个都打足了精神。这会儿殷殷勤勤把上朝回来后军都督府点过卯的徐良迎进里头,两个人便站在西角门有一搭没一搭地闲侃,最大的话题却都围绕着已经在西苑呆了大半个月的徐勋身上。说着说着,一个老成的就突然压低了声音。

    “话说回来,老爷如今还不到五十,前头夫人据说是殁了好多年了,如今既然袭爵封官,这总也得续弦吧?说起来大少爷的婚事似乎也没定,别是夫人少奶奶一块进门……、,

    “嘘,你没听说不成。内院那几个得用的丫头都是寿宁侯府送的,可老爷起居都不要她们伺候,看来是怕人说闲话的。真要这样,续弦不续弦也说不好,料想大少爷也不想头顶上多一个继母压着。”两人就这么一来一去争论着徐良将来续弦与否,到最后几乎打起了赌来。就在这时候,那老成的门房发现前头一辆车路过那边厢的武安侯府,径直往这边来,忙拉了拉同伴。眼见车果然是徐徐驶过来在这边西角门停了,他们自然赶紧迎了上去。可还不等他们发问,那车夫就去开了车门拉起车帘,一个看上去顶多十三四少年公子就这么跳下车来,手上竟然还拿着一根荆条。

    “去通报,就说仁和长公主之子齐济良前来负荆请罪!”

    眼见这情形,听到这句话,两个门房全都呆了,你眼看我眼好一会儿,那老成的门房立时撂下同伴撤tui就往回跑。而被撂下的年轻门房眼见这位长公主之子的脸sè很不好,忍不住四下里看了一眼,虽见这时候武安侯胡同里并没有什么行人车马,但他付度片刻还是立时小心翼翼地把人请进了门里。

    先甭管这位为什么来负荆请罪,要人家到时候径恨这会儿丢脸的场面,那他就倒霉了。

    当徐良听下头禀报说外头齐济良负荆请罪,先是一愣,随即不禁笑了起来。他磋砣了大半辈子,对于慧通的狐假虎威之计原本还有些犯嘀咕,原打算再过两天没消息就去找那和尚算账,谁知道现如今齐济良就来了。尽管这位仁和长公主的长公子做了一件又一件蠢事,偏还不知道悔改,他心里对其也是恨得牙痒痒的,可当走进正堂,见齐济良不知道什么时候录去了外头衣衫,竟赤luo上身背着那荆条跪在那儿,他立时就愣住了。

    “小子悔不该听jiān人挑唆,以至于铸成大错,今日特来负荆请罪,请兴安伯大人有大量,饶恕了我前时的失礼莽撞不,是饶恕了我的愚蠢大胆!”看看这么个半大小子冲着自己砰砰磕了几个头后就直tingting跪在那儿,徐良不觉庆幸把下人都遣开了,这正堂里头也没留人,也不虞有外人看见。见齐济良咬着嘴chun仿佛随时随地就能哭出来,再想想这小子的年纪,他那愠怒恼火不觉都消失了大半,叹了一口气就伸出手去打算把齐济良扶了起来。

    然而,他一用力,却发列,齐济良根本没随着他的劲起来,再一看小家伙的脸sè,他立时就明白自己之前有意耽搁了一会再过来,这人怕是跪了有一会了,忙抱着齐济良的胳膊多使了一点劲,这才总算是把人扶起身子。可齐济良明显是跪得时间长了,起身之后显然血脉僵硬不活络,竟是有些站立不稳。

    “称这傻小子……”

    徐良小心翼翼给齐济良解下了那根荆条,随手丢在了一边,这才发现小家伙背上肩膀上还扎着好些尖刺,顿时忍不住再叹一口气。把人按到一张椅子上坐下,他就反身快步出门去,站在门前吩咐道:“去后头叫朱缨来,让她带上正房东屋柜子上头那个匣子!”

    眼见前头伺候的小厮应声而去,徐良站在门口却没进去。

    隔着那一层厚厚的门帘,他依稀还能听到里头传来一阵仿佛是竭力克制的抽泣,不觉又摇了摇头。好一会儿,朱缨就抱着一个匣子跟那小厮快步过来,又上前屈膝行了礼。

    “去打盆清水来。”徐良冲着朱缨点了点头,又对那小厮喝道“你去搬个春凳!”

    及至春凳搬来了,水也打来了,徐良却摆手吩咐不用送进里头,只嘱咐那小厮和朱缨在外头看着,不得吩咐任何人都不许进屋子,自己这才一手拿了那春凳,一手端着水回了屋子。这时候,刚听到外头动静的齐济良已经抹干了脸上的眼泪,竭尽全力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规规矩矩坐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徐良把匣子随手搁在齐济良旁边的高几上,打开匣子把里头的瓷瓶和白布等物放在一旁备用,随即就按着齐济良的肩膀喝了声别动,从匣子里拿出一把小钳子。就在齐济良的肩膀上忙碌了起来。

    仁和长公主这一回也吓得不轻,竟是给儿子找了一根如假包换的荆条来,这会儿一根根扎在肉里的刺被一一拔出,齐济良最初还能咬着牙硬ting,可渐渐就有些忍不住了。就在他即将哼出声的时候,突然一样东西递到嘴边。他一愣神,那布条就被徐良塞进了他嘴里。

    “肩膀上差不多了,背上却还不少,咬紧了去春凳上躺下!”尽管今次向仇人求饶分外屈辱,但此时这一番折腾下来,齐济良早已经忘了起头用了多大的勇气才答应了母亲来这儿负荆请罪,只犹豫片刻就站起身老老实实地趴在了春凳上。然而,下一刻他就险些一下子弹了起来若不是徐良按得用力他几乎从上头滚落下来。

    “长公主也是的,找荆条也不把刺都去了天底下谁不知道负荆请罪只是做个样子就好,怎么能让你这么小的孩子玩真的?这根刺扎得深,要不用力一点只能断在肉里幸好剩下的都还浅,否则要有个万一没收拾干净到时候溃烂起来,你将来可怎么好?”

    徐良一面说一面手下加快速度,好容易把那些大大小小的荆刺都给收拾干净了,随即就用白布蘸了清水清洗伤口。如是两遍下来见齐济良虽是咬紧布条死死忍着,可双手已经忍不住抱紧了春凳,脸上也已经泪流满面,他不禁又叹了一口气。等到上药的时候,他只觉得手下那身体一阵阵颤抖,到最后还是把心一横这才继续下手。

    好容易上完了药,他方才把齐济良扶了起来,在那些破口处用白棉布严严实实包扎了一层,又把齐济良刚刚丢在一边的中衣小袄和外袍拿了过来,一件件帮忙给人穿上。这一番折腾之后他都有些额头出汗,见人耷拉着脑袋站在那儿,他才沉下了脸。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听说长公主就你这么一个独子,而你又没了爹爹,1小小年纪就已经是迎门当户的一家之主就更得做事谨慎才是。你自个想想,要不是你自己心里si念太重,怎么会错认了郑旺那么一个混蛋为皇亲?有了这教训还不够,你还把气撤在别人头上你想想这是男子汉大丈夫?我问你,你之前预备找到那个和太子殿下一块去了你府上的姑娘你打算怎么办?”

    齐济良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声音嘶哑地说道:“我想把人关起来,徐勋肯定会着急上火,到时候我就能压着他给我赔礼”“呸,赔礼,他当初那一回是救你!小1小年纪就知道自己的面子,你知不知道,这事情原本就是捅破了天的,你再这样闹下去,皇上震怒太子恼火,然后牵扯了你娘,难道这就是你这个儿子的孝道?”“我,我……”

    “我什么我!这么大孩子了连这些最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你这读书都读了些什么!要是这世上什么事都能负荆请罪一趟就解决了,刑律上怎么会有那么一条条死罪活罪!”

    齐济良从小到大哪里被人这般训斥过,眼泪一时在眼眶里直打转。

    而徐良从前丧子,后来儿子找回来,却是天底下最让人省心的,因此他这长辈架子竟是从来没端出来过。眼下话匣子打开一下子就收不回来,竟是在那又板着脸训了起来。只说着说着,他就渐渐感到对面这少年郎有些不对劲了。

    就只见始终低垂着头的齐济良渐渐蹲下身哭了起来,先是强自克制着不敢太放声,可后来声音就有些忍不住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只觉得头上有一只手轻轻摩挲了两下,不知怎的竟是喃喃自语叫了一声爹爹,心头又涌上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悲伤。

    母亲虽然贵为长公主,可从前每个月和父亲相见顶多不过一两次,否则那些宫里出来的妈妈就要说三道四。而父亲见母亲难,见他这个儿子也不易。别人都说父亲不好学放纵骄傲混账,可他清晰地记得,曾经有一次,父亲没喝醉酒时,也是这么亲切地mo着他的头,让他要对母亲多尽孝道,要当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

    已经遗忘多时的记忆全数冲进了脑海,顿时瓦解了他看似坚强傲慢的堤防,到最后再也忍不住,竟是就这么放声大哭了起来。徐良见状有些措手不及,可见齐济良已经是坐在了地上,他生怕地上太凉,连忙半拉半拽地把人扶起按在椅子上,又找来一块绢帕塞给了小家伙,有心想再劝说几句时,他却不防齐济良突然一头靠在了他的身上。

    “爹都是娄不好,都是我连累了娘挨训斥可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想有个风光的官职,让娘能高兴一些,她已经好久没有真心笑过了,我不想她老为**心……”

    这孩子……说起来其实也够可怜的!

    徐良情不自禁地想到自己当年痛失爱子的情形,心顿时更软了,竟是就由得齐济良这么挨着自己抽泣,思绪却飞到了好久没见的儿子身上。这时节,也不知道徐勋究竟怎样了。

    【www.13800100.Com文字首发138看书网】

txt下载地址:https://www.qiushuzw.com/txt96/

手机阅读:https://m.qiushuzw.com/96/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第两百零二章 负荆请罪,孺子之心)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兰岚谢谢您的支持!!